• <dd id="jasyh"></dd>
  • <tbody id="jasyh"><noscript id="jasyh"></noscript></tbody>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yè) > 道中華
    以鹽為媒,群方“咸”遂——鹽為什么被稱(chēng)為“鹽巴”?
    發(fā)布日期:2024-02-21

          人類(lèi)的生存和繁衍離不開(kāi)食鹽,鹽不僅為“人人日用所必需”,也深刻左右著(zhù)社會(huì )興衰和文化發(fā)展,“一舉箸間,實(shí)為財政命脈所系,國家存亡所關(guān)”。


    01

    發(fā)源最古中國鹽

          中國有著(zhù)源遠流長(cháng)的鹽文化?!吨袊}政史》說(shuō):“世界鹽業(yè),莫先中國。中國鹽業(yè),發(fā)源最古?!眰髡f(shuō)早在“三皇五帝”時(shí)期的兩次重要戰爭——黃帝與炎帝的阪泉之戰和黃帝與蚩尤的涿鹿之戰,均因鹽而起。

          阪泉與涿鹿的位置目前雖然還沒(méi)有確切定論,但錢(qián)穆在《國史大綱》中提出:“阪泉在山西解縣鹽池上源,相近有蚩尤城、蚩尤村及濁澤,一名涿澤,即涿鹿矣?!毕鄠鼽S帝誅殺蚩尤后,蚩尤的血水化為鹵水,形成鹽池,因此解州鹽池的鹵水呈紅色,也被稱(chēng)為“蚩尤血”,也正是因為蚩尤“尸解于此”,此地便被稱(chēng)為“解”地。

          傳說(shuō)大多難考證,但解縣鹽池的確是中國最早發(fā)現并利用的自然鹽產(chǎn)地之一。鹽是人類(lèi)生存的必需品,“鹽池”自然也成為古代各部族共同爭奪的目標,占有鹽池的人,便表示他有各部族共同領(lǐng)袖之資格。因此,有學(xué)者認為黃帝、炎帝與蚩尤三個(gè)部落之間的戰爭可能正是為了爭奪鹽池而起?!颁寐怪畱稹焙汀摆嫒畱稹弊鳛槭献宀柯溟g空前規模的大戰,客觀(guān)上促進(jìn)了三大部族的交往和融合,奠定了中華文明的基礎。


    02

    “鹽巴”與“巴鹽”

          鹽在中國還有一個(gè)通俗但又獨特的稱(chēng)謂——鹽巴。這是為什么呢?

          據說(shuō),“鹽”其實(shí)最早被稱(chēng)為“巴鹽”,這與盛產(chǎn)鹽的古巴國有關(guān)。古巴國可能起源于武落鐘離山(今湖北長(cháng)陽(yáng)境內),巴人主要在鄂、渝、湘、黔等地活動(dòng)。古巴國“以鹽立國”,《后漢書(shū)·南蠻西南夷列傳》中記載了巴人祖先“廩君”沿“夷水”上溯,逐“魚(yú)鹽”而居,并戰勝“鹽水神女”的傳說(shuō)。

          故事中的“夷水”古名“咸水”,就是現在的清江,是溝通鄂西和川東的重要通道。

          現代考古發(fā)現也證明川渝地區有著(zhù)豐富的鹽礦資源。在川東地區聚集著(zhù)大量裸露地表的鹽泉、鹽井,在重慶忠縣的中壩商代遺址中,發(fā)現了目前世界上最古老的制鹽場(chǎng),出土了大量制鹽器皿。

          也許正是由于古巴國有豐富的鹽礦資源,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鹽被稱(chēng)為“巴鹽”,后來(lái)才改稱(chēng)“鹽巴”,并沿用至今。川渝地區的鹽礦資源被開(kāi)發(fā)后,一條條由川渝向外運送食鹽的“川鹽古道”由此而生。


    03

    川鹽古道

          “川鹽古道”又稱(chēng)“巴鹽古道”,開(kāi)始于重慶和四川東南部,大致可分為“川鄂古鹽道”“川滇古鹽道”“川黔古鹽道”“川湘古鹽道”。這些古鹽道貫穿整個(gè)腹地,連接沿線(xiàn)各民族,成為促進(jìn)川、鄂、滇、湘、黔等地居民交流互鑒、文化互融的重要載體。

          據史料記載,貴州歷史上不產(chǎn)鹽,全靠黎平、古州兩府與廣西接壤,因此“就近食粵鹽”,其他如貴陽(yáng)、安順、平越、都勻、思南、石阡、大定、遵義各府州,自元、明以來(lái)均食川鹽。

          川黔鹽道的興盛吸引各地商賈紛紛穿梭于川黔兩地經(jīng)營(yíng)鹽業(yè),陜西商人就在其中扮演著(zhù)重要的角色,川黔鹽道各個(gè)節點(diǎn)上巍峨的“西秦會(huì )館”便是其有力的佐證。自貢一度被譽(yù)為“鹽都”,是四川最大的鹽場(chǎng),也是川鹽入黔的重要源頭之一。因此,眾多陜商齊聚自貢經(jīng)營(yíng)鹽業(yè),他們?yōu)榱寺?lián)絡(luò )鄉誼、協(xié)調關(guān)系,便在當地組織“西秦大會(huì )”,“費金萬(wàn)有奇”,歷時(shí)十六載修建著(zhù)名的西秦會(huì )館。會(huì )館建成后,陜商們在此祭奠關(guān)羽,“共迎神庥”“款敘鄉情”“炫耀郡邑”,共同商討鹽務(wù)。伴隨著(zhù)鹽業(yè)的發(fā)展,“西秦會(huì )館”也隨著(zhù)陜商的腳步遍布在川黔古鹽道上。

          敘永和畢節均是川黔古鹽道“永岸線(xiàn)”的重要節點(diǎn),兩地就建有“陜西街”“春秋祠”“陜西廟”等會(huì )館建筑。由于會(huì )館的興盛,川、黔、湘、陜、晉的商賈、腳力、纖夫匯集于此,他們以各種會(huì )館為“大本營(yíng)”,交換特產(chǎn)、款敘鄉情、贊襄義舉、化解糾紛、制衡官府、舉行慶典。古老的鹽道和因鹽道而興的會(huì )館成為各族群眾交流互動(dòng)、各族文化交融匯聚的載體。

          清至民國時(shí)期,發(fā)生過(guò)兩次“川鹽濟楚”運動(dòng)。清咸豐三年(1853年),太平天國運動(dòng)爆發(fā),太平軍占領(lǐng)長(cháng)江沿線(xiàn),淮鹽入楚的通道被阻隔。為解決湖北軍民的“淡食之苦”,湖廣總督張亮基認為川鹽質(zhì)量好,還離得近,于是提議以川鹽濟楚。這就是第一次“川鹽濟楚”運動(dòng)。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fā),國民政府節節敗退,被迫遷都重慶。隨著(zhù)日寇全面占領(lǐng)淮鹽產(chǎn)區,長(cháng)江中下游航道梗阻,國民政府發(fā)動(dòng)了第二次“川鹽濟楚”運動(dòng),川渝地區再次成為主要的食鹽供應地。四川鹽務(wù)管理局奉令增產(chǎn)以供應湖北、湖南、四川、陜西、西康、云南、貴州等地軍需民食,位于三峽地區川東段的云陽(yáng)、巫溪、開(kāi)縣、奉節、忠縣、彭水等縣鹽場(chǎng)“場(chǎng)長(cháng)公署”也一律改稱(chēng)“鹽場(chǎng)公署”,專(zhuān)門(mén)負責食鹽的生產(chǎn)和供應。

          歷史上“川鹽”的兩次“濟楚”事實(shí)上也是“援湘”,川湘鹽道與川鄂鹽道有許多相關(guān)甚至重合的路線(xiàn)。

          在這些古鹽道上,背夫、挑夫、馬幫是食鹽運輸的主力軍,他們從云陽(yáng)、郁山等地運來(lái)食鹽和其他商品,通過(guò)古鹽道送到利川等地,再由利川經(jīng)武夷山區運至湘西、宜昌等地?,F在這些地方還流傳著(zhù)這樣的諺語(yǔ)——“才從四川打回轉,又要啟程下湖南”。

          由于人力和馬匹每天運輸食鹽的行程很難超過(guò)60里,這些古鹽道上往往每30里處就會(huì )有小村落,每60里處便會(huì )有大的村落或集鎮,前者正好是人力運鹽行走大半日的距離,后者則是騾馬行走一天的里程。因此,可以說(shuō)背夫、挑夫、馬幫的來(lái)來(lái)往往,在古鹽道上催生了一個(gè)個(gè)繁榮的村落和集鎮?!奥飞先瞬粩?,鍋里不熄火”,就是描述鹽道驛站的繁榮景象,也是川鹽古道上各族群眾的集體記憶。

          在川鹽古道上,各民族“因鹽結緣”“因鹽而興”。伴隨著(zhù)一條條川鹽古道的暢通,大量淘鹽的商賈、移民進(jìn)入川渝地區。明萬(wàn)歷時(shí),在四川經(jīng)商的陜西商人已有幾萬(wàn)人。清初的成都,“詢(xún)其居民,大都秦人”。民國時(shí)期,國民政府專(zhuān)門(mén)下令將郁山鹽供應川、黔、湘、鄂四省,將“川湘水陸聯(lián)運處江涪分處”入駐彭水,負責轉運川鹽入湘,彭水一度成為水陸交通樞紐,商品市場(chǎng)日趨繁榮,外籍商人、大小商號遍布彭水的漢葭和郁山兩鎮。

          千百年來(lái),川鹽古道上的各民族在文化上兼收并蓄,在經(jīng)濟上相互依存,在情感上相互親近,共同創(chuàng )造了燦爛的中華鹽文化。新征程上,一條條厚重的古道,一粒粒潔白的鹽巴,必將煥發(fā)出新的生命力,訴說(shuō)著(zhù)團結一致、銳意進(jìn)取的“中華滋味”。

          (作者簡(jiǎn)介:趙金寶,中南民族大學(xué)博士研究生;唐胡浩,中南民族大學(xué)民族學(xué)與社會(huì )學(xué)學(xué)院副教授。)


    來(lái)源:道中華微信公眾號

    文:趙金寶 唐胡浩

    責編:劉雅

    流程制作:高寧(見(jiàn)習)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中國民族》雜志由國家民族事務(wù)委員會(huì )主管、民族團結雜志社主辦。
          作為國家民委機關(guān)刊,《中國民族》雜志聚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中華民族的歷史,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用心用情用力講好中華民族故事,大力宣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同世界各國人民攜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美好愿景,一直在涉民族宣傳工作領(lǐng)域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民族》雜志各文版均為大16開(kāi)全彩印刷?!吨袊褡濉冯s志漢文版為月刊,全年共12期,單份全年定價(jià)180元;《中國民族》雜志蒙古文漢文對照版、維吾爾文漢文對照版、哈薩克文漢文對照版、朝鮮文漢文對照版均為雙月刊,全年6期,單份定價(jià)90元。

    雜志社訂閱(銀行匯款):
    戶(hù)名:民族團結雜志社(聯(lián)行號:102100020307)
    賬號:0200 0042 0900 4613 334
    開(kāi)戶(hù)行:工商銀行北京和平里北街支行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北街14號 ??????????

    郵編:100013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8130878∕15612062952(同微信號)
    發(fā)行郵箱:mztjzzs@126.com

    訂閱下載:2024年《中國民族》雜志訂閱單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ririri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