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jasyh"></dd>
  • <tbody id="jasyh"><noscript id="jasyh"></noscript></tbody>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yè) > 道中華
    中華文化中最原初最緊要的東西是什么——散文、文章與中國之“文”|道中華大講堂系列之⑤
    發(fā)布日期:2024-02-03

          “ ‘文’,是表達和交流的載體,是文明和文學(xué)的根底,至關(guān)重要?!?/span>

          1月10日,第五場(chǎng)“道中華大講堂”在中央民族大學(xué)開(kāi)講,中國作協(xié)副主席、中國現代文學(xué)館館長(cháng)李敬澤在講座上說(shuō)。

    1111.png

    ▲李敬澤在道中華大講堂上。(黃哲 攝)


    “散文”與中華文化之“道”

          散文是一條河。它是有生命的,是在歷史中形成的,就像個(gè)水系、流域,有時(shí)候水大、漫天漫地,有時(shí)候水很小、河變得很細很窄。

          散文也是這樣,在不同時(shí)代、不同語(yǔ)境下,散文的所指是不一樣的。以前的散文是相對于韻文而說(shuō)的,不押韻的一切都是散文;但是,現在所指的散文,是相對于小說(shuō)和詩(shī)歌而言的。

          散文是一種生活文學(xué),它類(lèi)似于柴米油鹽醬醋茶,是我們生活中基本的一件事。不管學(xué)什么專(zhuān)業(yè),文學(xué)、法律、經(jīng)濟、自然科學(xué)……只要受過(guò)教育、有讀寫(xiě)能力,在某種程度上就是一個(gè)散文作者。生活中,人們以各種各樣意識得到的和意識不到的方式進(jìn)行散文寫(xiě)作。寫(xiě)情書(shū)是在寫(xiě)散文,上班寫(xiě)總結、文案、報告,甚至發(fā)個(gè)朋友圈、發(fā)個(gè)微博,寫(xiě)上幾百字,也是一種散文的書(shū)寫(xiě)。在這個(gè)意義上,人人都是散文作者。

          我們從小接受的教育中就有寫(xiě)作的內容。教人們用文字去敘事、議論、抒情,以書(shū)面的方式表達想法情感,而且要盡可能的準確有力、清晰,有說(shuō)服力、感染力。生活在社會(huì )上,我們不得不表達,不得不交流,表達交流靠什么?靠“文”。

          過(guò)去,很多人不識字,表達交流全靠一張嘴,靠喊、靠說(shuō);現在,識字的人多了,字比人走得遠,也就是我們講的“見(jiàn)字如面”。社會(huì )文化的生存條件就是寫(xiě)作文、寫(xiě)散文。我們需要深刻理解散文在我們生活中的重要性。

          在一個(gè)更廣泛的意義上,中國這么大、中華民族這么大,自古以來(lái)靠什么?靠喊肯定是不夠,靠的是“文”,“文”是表達和交流的載體,文學(xué)是中華文明傳播的一種載體。中華民族共同體中各民族如何相互認識、相互了解、相互理解、相互傳情達意,靠什么?靠“文”?!拔摹?,至關(guān)重要。


    “文”的起源與發(fā)展

          《說(shuō)文解字》中說(shuō),“文,錯畫(huà)也。象交文?!惫糯掌魃襄e畫(huà)相交的紋飾、紋路,是“文”的最早、最原初的意思。

          “文”,出于仁心仁手。工匠們把這些紋路畫(huà)在陶器上,用以裝飾。而這些紋路,正是古人對于天地萬(wàn)物及其運行秩序的一種抽象模仿。隨著(zhù)時(shí)間推移,陶器、銅器上的“文”越來(lái)越復雜,這表明古人對天地萬(wàn)物的認識越來(lái)越深,模仿就越來(lái)越復雜。

          《易經(jīng)》中講,“大人虎變,其文炳也。君子豹變,其文蔚也?!惫湃藦睦匣?、豹子身上紋路的變化中,得到對事物進(jìn)行抽象的能力?!兑捉?jīng)》里還講,“物相雜,故曰文”,事物交雜而成文。

          “文”,首先是天地之文,被古人看到、領(lǐng)悟到,再被抽象模仿,然后古人把它畫(huà)在陶器上,漸漸地大家就知道了。天地之文變成文字的文,就有了漢字。漢字與拼音文字不同,這種不同實(shí)際上是“文”的觀(guān)念的不同,我們的“文”從萬(wàn)物的運行規律中來(lái)。所以,“文”字,一頭接著(zhù)天地自然,另一頭接著(zhù)人的審美、認知、抽象、造型。

          “文”還有一重本意,是文字。安陽(yáng)殷墟發(fā)現了目前為止中國最早的文字,被稱(chēng)為“甲骨文”。為什么不稱(chēng)為“甲骨字”?因為“字”這個(gè)概念是比較晚近才出現的,在漢代之前沒(méi)有“字”只有“文”。再一次體現了“文”的重要性,它是文字的生成,又由文字才有了文章。

          “文”,最早是紋飾,然后是文字,最后是文化、文明。文字的出現至關(guān)重要。甲骨文是成熟的文字系統,按照常理推斷,前面應該有一個(gè)萌芽發(fā)展的過(guò)程。但是目前為止,我們還沒(méi)有找到考古證據。從良渚到二里頭的遺址,考古學(xué)家們拿著(zhù)放大鏡仔仔細細地查看著(zhù)出土的陶罐,就是在認字、找字。

          文字,像火一樣照亮了人類(lèi)??刂?、掌握火,在人類(lèi)進(jìn)化中是很重要的一環(huán)。當第一堆篝火點(diǎn)燃、第一支火把支起,火光照亮了人的世界;光照不到的地方,是茫茫黑夜,令人滿(mǎn)懷恐懼。而文字使人獲得一種力量,這種力量超出了我們的身體,超出了我們的目光所及、足跡所及。當人類(lèi)掌握了文字,我們可以把自己的意識投射到世界上。

          西漢淮南王劉安所主持編撰的《淮南子》中有關(guān)于漢字如何誕生的記載?!皞}頡作書(shū),而天雨粟,鬼夜哭?!眰}頡發(fā)明了文字,大白天天上就下起粟米雨,整整一夜山林里的鬼在號哭。鬼為什么要哭?因為人類(lèi)通過(guò)文字獲得了對大自然的主導力量,意味著(zhù)從大自然中分離出來(lái),成為自然的主人,所以鬼受驚了。

          有了“文”,我們得以用文字來(lái)命名世界、書(shū)寫(xiě)世界。一個(gè)字和另外一個(gè)字連起來(lái)是一個(gè)命名,幾個(gè)字連在一起是在說(shuō)一件事,幾十個(gè)字連在一起是在對世界做出一個(gè)描述,更多的字連在一起是對世界做出一個(gè)判斷、敘述或言說(shuō)。這也就是文章。文章,是一個(gè)系統性的“文”,是對世界、對人自身的講述。


    追尋中華文化之“道”

          中華文化中最原初最緊要的東西,正是對“文”的觀(guān)念建構。古人有一說(shuō)法叫“三才”。我們的世界是什么?我們的世界只有三件事——天、地、人。而“文”連接起天地人“三才”。

          魏晉南北朝時(shí)期,劉勰在總結前人觀(guān)點(diǎn)的基礎上完成了《文心雕龍》,這是古代第一部成系統的文藝理論專(zhuān)著(zhù)。其中第一篇叫做《原道》,就是要追尋“道”的根本在哪里?!拔闹疄榈乱?,大矣;與天地并生者,何哉?” “文”很重要。重要到什么程度呢?它和天地并生。為什么這樣說(shuō)呢?“夫玄黃色雜,方圓體分,日月疊璧,以垂麗天之象;山川煥綺,以鋪理地之形?!比藗儾粌H把握了日月山川之形,還從中領(lǐng)悟出天地之道,并落實(shí)到“文”上?;蛘哒f(shuō),天地再有道,如果沒(méi)有“文”,道就不能被發(fā)現,所以“文”至關(guān)重要。

          劉勰認為,天地是有道的,但是天地無(wú)心、無(wú)言,而人在天地中,人有心、有言,“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所以,我們的文化一直高度重視“文”的能力。

          回顧中華文明史,從商代,到西周、春秋戰國,“文”的能力如何得以傳承,如何得以保持和發(fā)展?

          在古代,受教育是一件極不容易的事。說(shuō)話(huà)的能力是自然形成的,但是寫(xiě)的能力需要接受教育、進(jìn)行學(xué)習。如何在非常有限的社會(huì )政治經(jīng)濟文化條件下傳承“文”的能力,成為我們早期文化的核心問(wèn)題之一。

          在商代,能夠用甲骨文的,是王室、大巫等極少數人。在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內,使用文字都是極少數人的特權。

          孔子為什么這么偉大?因為,他提出“有教無(wú)類(lèi)”,使教育不再限定在特權階層,使用文字進(jìn)行書(shū)寫(xiě)和表達的能力在更廣大的社會(huì )階層中傳播。這在當時(shí)的社會(huì )具有巨大的革命性意義。

          文章隨著(zhù)歷史的發(fā)展越來(lái)越豐富、越來(lái)越復雜。在商代,文字主要是為了溝通人和神,殷墟甲骨文的卜辭是很簡(jiǎn)略的。在西周金文中,文字的敘事功能逐漸增強。

          春秋時(shí)期,發(fā)展出最早的歷史敘事,不僅是講故事,還要講道理,甚至還要抒發(fā)情感,越來(lái)越復雜。再到戰國時(shí)期,諸子百家呈現出文章的大盛。

          “文”在歷史上有著(zhù)至關(guān)重要的作用。早期的卜辭不是私人的創(chuàng )作,而是王朝的大事。直到春秋,“文”仍然是大事、是公事?!拔摹币恢笔俏拿鹘嬛械淖罨镜墓残晕幕α?。中華民族在很大程度上,依靠“文”來(lái)建立共同體,并維持共同體的發(fā)展?!拔摹笔侵沃腥A文明的重要力量,早已融入我們的血脈之中。

          三國時(shí)期,曹丕在《典論》中說(shuō),“蓋文章,經(jīng)國之大業(yè),不朽之盛事?!蔽恼率侵卫韲业拇髽I(yè),是永垂不朽的功業(yè)。他正是在深刻領(lǐng)會(huì )了“文”的重要意義后,才作出這樣的判斷。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cháng),中華文明博大精深。在當今社會(huì ),我們需要圍繞“文”來(lái)思考、來(lái)追根溯源,不斷深化對中華文化中“文”這一特性的認識,重新認識中華之道、拓展中華之道。


    來(lái)源:道中華微信公眾號

    文:李敬澤

    責編:劉雅

    流程制作:高寧(見(jiàn)習)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中國民族》雜志由國家民族事務(wù)委員會(huì )主管、民族團結雜志社主辦。
          作為國家民委機關(guān)刊,《中國民族》雜志聚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中華民族的歷史,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用心用情用力講好中華民族故事,大力宣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同世界各國人民攜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美好愿景,一直在涉民族宣傳工作領(lǐng)域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民族》雜志各文版均為大16開(kāi)全彩印刷?!吨袊褡濉冯s志漢文版為月刊,全年共12期,單份全年定價(jià)180元;《中國民族》雜志蒙古文漢文對照版、維吾爾文漢文對照版、哈薩克文漢文對照版、朝鮮文漢文對照版均為雙月刊,全年6期,單份定價(jià)90元。

    雜志社訂閱(銀行匯款):
    戶(hù)名:民族團結雜志社(聯(lián)行號:102100020307)
    賬號:0200 0042 0900 4613 334
    開(kāi)戶(hù)行:工商銀行北京和平里北街支行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北街14號 ??????????

    郵編:100013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8130878∕15612062952(同微信號)
    發(fā)行郵箱:mztjzzs@126.com

    訂閱下載:2024年《中國民族》雜志訂閱單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ririri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