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jasyh"></dd>
  • <tbody id="jasyh"><noscript id="jasyh"></noscript></tbody>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yè) > 詩(shī)畫(huà)共同體
    葉梅:講好中華民族文學(xué)故事
    發(fā)布日期:2024-01-11

           當代作家葉梅從事文學(xué)創(chuàng )作40多年來(lái),通過(guò)小說(shuō)、散文、報告文學(xué)等形式,始終耕耘在民族文學(xué)這方沃土,屢獲全國少數民族文學(xué)創(chuàng )作駿馬獎、冰心散文獎、徐遲報告文學(xué)優(yōu)秀作品獎等多個(gè)獎項,作品被譯成英、法、日、韓、阿拉伯、俄等多種文字,將中華民族文學(xué)故事傳播至世界各地。作為中華民族文學(xué)故事的優(yōu)秀講述者,成就葉梅的是才華,是熱愛(ài),更是對偉大祖國和中華民族的一片赤子之心。


    在長(cháng)江黃河的滋養中

           反映位于武陵山區腹地的鄂西地區以及長(cháng)江三峽沿岸各族同胞向往現代文明、追求美好生活的奮斗歷程,是葉梅早期小說(shuō)創(chuàng )作的重要主題。

           在這些作品中,當地的民族風(fēng)情、女性形象、文化身份等,是讀者頗為關(guān)注并時(shí)常討論的話(huà)題。葉梅認為,自己的創(chuàng )作深受長(cháng)江文化、黃河文化的滋養,從而有了超越某個(gè)民族和某個(gè)地域的特性。

           葉梅生于湖北巴東,祖籍山東東阿。前者屬于長(cháng)江流域,后者則有黃河流過(guò)。這兩個(gè)區域的山川大地以及世代生于斯長(cháng)于斯的人們,一直令她魂牽夢(mèng)繞。在她的生命基因里,始終熔鑄著(zhù)深厚的家國情懷。所以,她一次次回到黃河岸邊的村莊溯源,又一次次進(jìn)入長(cháng)江三峽兩岸的山鄉探訪(fǎng)。這是尋夢(mèng)、尋根,更是一種交流融匯。

           長(cháng)江與黃河,一南一北,孕育出的南北方文化相交相融,串聯(lián)起地理空間上的東部與西部,又支撐起中華民族從多元走向一體的歷史時(shí)空。唯其如此,使得土家族作家葉梅具備了非常開(kāi)闊的視野和格局。

           自古以來(lái),土家族便在長(cháng)江中上游流域、云貴高原等地區繁衍生息,與漢、苗、侗等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守望相助,手足情深。土家族的歷史和命運是中華民族歷史和命運的縮影。

           在長(cháng)期的生活和創(chuàng )作實(shí)踐中,葉梅提煉出了土家族在歷史發(fā)展中形成的“要過(guò)河”的精神特質(zhì)。這種對美好生活的強烈渴望、不懈追求,如同動(dòng)人的旋律久久回蕩在她的作品當中,并通過(guò)對“妹娃”(泛指土家族女性) 命運的深切關(guān)注和文學(xué)刻畫(huà),得到集中而充分的呈現。正如她在小說(shuō)集《妹娃要過(guò)河》后記中的敘述和思索:“在河的彼岸,星空閃爍的彼岸,有著(zhù)女人的希望,雖然河水深淺不一,有著(zhù)不可知的風(fēng)起云涌,但過(guò)河——是一件多么誘惑女人的事情。這些要過(guò)河的女人,閃動(dòng)在我的小說(shuō)里。對命運改變的期許,對渡過(guò)河流的心馳神往,浪漫與現實(shí),溫情與倔強,使她們在不同歲月里有著(zhù)相似的夢(mèng)想?!?/span>

           就這樣,葉梅用溫暖的目光注視著(zhù)現代文明進(jìn)程中人們的喜怒哀樂(lè )、命運變遷。例如小說(shuō)《最后的土司》,篇名就帶有一個(gè)民族現代轉型的隱喻。作品中,隆重的土家舍巴日祭祀儀式,就是人們不斷走向新時(shí)期新生活的象征。

           大江大河滋養著(zhù)葉梅及其創(chuàng )作,使其綻放出絢麗多彩的文學(xué)之花。

           民族風(fēng)格、中華氣派、世界眼光、百姓情懷

           1981年創(chuàng )刊的《民族文學(xué)》,是各民族作家成長(cháng)和文學(xué)發(fā)展的搖籃。2006年,葉梅接任《民族文學(xué)》雜志主編,這讓她的文學(xué)理想有了更加廣闊的實(shí)踐平臺。

           秉承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fā)展的時(shí)代主題,葉梅倡議在雜志封面赫然印出編輯方針——民族風(fēng)格、中華氣派、世界眼光、百姓情懷,凸顯了《民族文學(xué)》與時(shí)俱進(jìn)的追求。

           “民族風(fēng)格”,體現我國各民族文學(xué)百花齊放、生機盎然;“中華氣派”,展示中華民族勤勞勇敢、聰明智慧的整體形象;“世界眼光”,呈現世界性的格局和開(kāi)放自信的胸懷,足以讓中國的民族文學(xué)與世界文學(xué)交流互鑒;“百姓情懷”,彰顯文學(xué)人民性的情感化、藝術(shù)化,讓各民族作家扎根本土投身創(chuàng )作。

           這一時(shí)期的民族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各民族共同創(chuàng )造、共同發(fā)展的文學(xué)理念已經(jīng)成為主導性話(huà)語(yǔ)和學(xué)術(shù)理念。葉梅和同事以《民族文學(xué)》為陣地所倡導、實(shí)踐的這種觀(guān)念,促成了民族文學(xué)理論批評與民族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同頻共振,對中國各民族文學(xué)的發(fā)展產(chǎn)生了深遠影響。

           對此,葉梅曾闡釋說(shuō):“在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格局演進(jìn)過(guò)程中,各民族一直是相互‘濡染’的過(guò)程,從來(lái)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民族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必須要反映這個(gè)歷史的主流和必然?!?/span>

           于是,對各民族作家的扶持、作品的發(fā)表、創(chuàng )作的引導,成為建構中華民族共同體國家話(huà)語(yǔ)體系的具體體現,《民族文學(xué)》辦刊宗旨由此進(jìn)一步強化。

           始終“像兄弟姐妹一樣”看待各民族作家,“就像是我們的寶貝一樣”對待各民族文學(xué)作品。葉梅和同事將這種導向貫穿于《民族文學(xué)》的生動(dòng)實(shí)踐中——策劃“祖國頌”、改革開(kāi)放30周年、喜迎奧運等重大主題作品專(zhuān)輯;關(guān)注新疆、廣西等邊疆民族地區的作家隊伍建設和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發(fā)展;組織多民族作家采風(fēng)團,通過(guò)文學(xué)的方式促進(jìn)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將《民族文學(xué)》打造成團結各民族作家、展示中華民族文學(xué)風(fēng)采的國家級平臺。


    勇毅地擔負起新時(shí)代新的文化使命

           “永遠心懷夢(mèng)想,永遠熱愛(ài)自己的祖國,目光堅定,腳踏實(shí)地,堅定執著(zhù)?!痹陂L(cháng)篇報告文學(xué)《大對撞》(《粲然》)的后記中,葉梅如此寫(xiě)下感言。

           進(jìn)入新時(shí)代,葉梅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發(fā)生新的轉向,開(kāi)始嘗試以報告文學(xué)、散文、人物傳記等非虛構文體,表達對祖國繁榮富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一往情深、無(wú)限憧憬。

           她于2019年發(fā)表的報告文學(xué)作品《大對撞》,生動(dòng)記錄了“大國重器”之一的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建造始末?;赝L(cháng)達5年的創(chuàng )作歷程,讓葉梅感慨和沉醉不已。書(shū)中主人公葉銘漢院士在《大對撞》書(shū)稿上寫(xiě)下的話(huà)語(yǔ),無(wú)疑也是她的心聲:“科學(xué)家與作家報效祖國的赤子情懷就這樣發(fā)生了‘大對撞’,那結果,恰似正電子和負電子沖撞后的新粒子,是長(cháng)江與黃河的融匯,讓讀者強烈地感受到一種壯闊恢弘的景觀(guān)?!?/span>

           深受長(cháng)江、黃河的滋養,葉梅的非虛構作品亦多與江河關(guān)系密切,如《穿過(guò)拉夢(mèng)的河》《魚(yú)在高原》《西渚的鳥(niǎo)兒和蟋蟀》《根河之戀》《有條河的名字叫龍船河》,等等。這些作品在她心中編織出一張縱橫中華大地的水系,她心心念念的巴東龍船河兒女、山東東阿黃河岸邊的遠親、青海湖畔的藏族姐妹、內蒙古根河兩岸的鄂溫克族兄弟……都是棲居在這些源遠流長(cháng)水系中的“親人”。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lái)葉梅格外關(guān)注父老鄉親賴(lài)以生存的環(huán)境,強烈的生態(tài)意識就這樣注入她的字里行間。在葉梅看來(lái),只有青海湖純凈清澈,才有裸鯉頑強生命力的釋放;只有根河“葛根高勒”(清澈透明),才有河岸各族同胞的幸福安康;只有長(cháng)江、黃河“大保護”,才有中華民族的永續發(fā)展、美好前程……因此,她為自己的生態(tài)散文集取了《福道》這個(gè)書(shū)名,寓意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是中華民族的幸福之道。

           在葉梅心中,還永不停歇地流淌著(zhù)另一條長(cháng)河——中華民族從多元走向一體的歷史長(cháng)河,還珍愛(ài)著(zhù)另一種“生態(tài)”——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fā)展的和美畫(huà)面。這也是促使她創(chuàng )作人物傳記《夢(mèng)西廂——王實(shí)甫傳》的動(dòng)因之一。

           葉梅認為,王實(shí)甫這位文學(xué)巨擘,是中華民族歷史長(cháng)河的一滴水,折射出金、元時(shí)代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所散發(fā)的光芒。所以,她用心用力用情為王實(shí)甫書(shū)寫(xiě)了一本傳記。

           無(wú)疑,葉梅堪稱(chēng)中華民族文學(xué)故事的優(yōu)秀講述者,其作品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增添了鮮活生動(dòng)、真切感人的文學(xué)注腳。

    (作者為大連民族大學(xué)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少數民族文學(xué)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該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新中國少數民族文字文學(xué)史料整理與研究”階段性成果)


    來(lái)源:《中國民族》雜志2023年第12期

    文:李曉峰

    責編:龍慧蕊  流程制作:高寧(見(jiàn)習)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中國民族》雜志由國家民族事務(wù)委員會(huì )主管、民族團結雜志社主辦。
          作為國家民委機關(guān)刊,《中國民族》雜志聚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中華民族的歷史,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用心用情用力講好中華民族故事,大力宣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同世界各國人民攜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美好愿景,一直在涉民族宣傳工作領(lǐng)域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民族》雜志各文版均為大16開(kāi)全彩印刷?!吨袊褡濉冯s志漢文版為月刊,全年共12期,單份全年定價(jià)180元;《中國民族》雜志蒙古文漢文對照版、維吾爾文漢文對照版、哈薩克文漢文對照版、朝鮮文漢文對照版均為雙月刊,全年6期,單份定價(jià)90元。

    雜志社訂閱(銀行匯款):
    戶(hù)名:民族團結雜志社(聯(lián)行號:102100020307)
    賬號:0200 0042 0900 4613 334
    開(kāi)戶(hù)行:工商銀行北京和平里北街支行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北街14號 ??????????

    郵編:100013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8130878∕15612062952(同微信號)
    發(fā)行郵箱:mztjzzs@126.com

    訂閱下載:2024年《中國民族》雜志訂閱單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ririri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