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jasyh"></dd>
  • <tbody id="jasyh"><noscript id="jasyh"></noscript></tbody>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yè) > 史話(huà)共同體
    北京:最鮮明的中華文化符號
    發(fā)布日期:2024-01-15

          擁有3000多年建城史、870年建都史的古都北京,偉大祖國的首都北京,生活著(zhù)56個(gè)民族的現代化國際化大都市北京,歷史悠久、文脈綿長(cháng),是中華文明源遠流長(cháng)的偉大見(jiàn)證,是我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典型縮影,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中心城市,是向世界展示中華民族大家庭形象的重要窗口,有力彰顯了中華文明的連續性、創(chuàng )新性、統一性、包容性、和平性,在中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史上、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史上有著(zhù)至關(guān)重要、不可替代的特殊地位。唯其如此,北京無(wú)疑是各民族共建共有共享的最鮮明的中華文化符號。

          新時(shí)代、新征程、新偉業(yè),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jìn)中華民族共同體和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建設,推動(dòng)中華民族成為認同度更高、凝聚力更強的命運共同體,北京也必將發(fā)揮出更大更重要的作用。

    202309032893273a_副本.png

    北京長(cháng)城 中新社 周萬(wàn)萍/攝

          “北枕居庸,西峙太行,東連山海,南俯中原,沃壤千里”。北京獨特的地理環(huán)境,對于古代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以及整個(gè)城市的形成發(fā)展,產(chǎn)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

          北京位于東西向延伸的燕山以南,此山脈大致與我國北方年平均400毫米等降水量線(xiàn)一致。在以農業(yè)和畜牧業(yè)為主要經(jīng)濟形態(tài)的古代,這條等降水量線(xiàn)以南是傳統的農耕區,以北則屬于從農牧交錯帶到游牧經(jīng)濟區的過(guò)渡帶。正是在這樣的自然條件下,燕山南北的我國古代各民族共同創(chuàng )造了交相輝映的農耕文明與游牧文明。燕山山脈的天然孔道,征戰時(shí)是需要扼守的險關(guān)要隘,和平時(shí)期就成了各民族互通往來(lái)的必經(jīng)之路。隨著(zhù)時(shí)代的變遷,生活在燕山南北的民眾不斷接納、借鑒各民族的文化并予以融匯和升華,由此積淀下來(lái)的強大的中華文化心理認同與社會(huì )適應能力,則始終貫穿于北京城的發(fā)展歷程。

          北京建城始于薊國之都薊城,地點(diǎn)大致在今城區廣安門(mén)內外一帶,其歷史至少可以上溯至商代后期。西周初年武王伐紂取得勝利,褒封黃帝(或堯帝)的后裔于薊(《史記·周本紀》《禮記·樂(lè )記》),薊就是歷史上北京城最早的聚落名稱(chēng)。至周成王時(shí),又分封召公奭于燕,由此建立了與薊國南北并峙、以今北京房山區琉璃河董家林一帶為都的燕國。1974年,琉璃河燕都遺址出土了西周早期的青銅器——堇鼎,鼎腹內壁鑄有“匽侯”等4行26字銘文。此鼎與后來(lái)出土的克盉、克罍等青銅禮器及其銘文,不僅實(shí)證這里就是周初燕國之都所在地、來(lái)此就封的第一代君主是召公奭之子“克”等重要歷史,也表明代表中原勢力的周人與商朝遺民和其他居于此地的人們共同經(jīng)營(yíng)開(kāi)發(fā)著(zhù)該區域,各民族不斷交往交流交融,最終形成了具有鮮明地域特色、作為華夏文化重要組成部分的燕文化。

          大約西周中后期,燕國滅薊并遷都薊城,燕文化中心隨之由琉璃河一帶向北轉移于此,在薊城實(shí)現了燕與薊兩種地域文化的合流。盡管燕都與源自薊城的當代北京城在地理空間上相隔較遠,但在文化淵源上卻不失為北京城距今3000多年的源頭之一。此時(shí)的燕國北有東胡、山戎,東有穢貊、肅慎,西、南有北戎、赤狄,東南有齊國。雖然各諸侯國或部族之間不免彼此攻伐,但持續的文化交流與貿易往來(lái)始終是歷史發(fā)展的主流,而這些活動(dòng)的中心點(diǎn)都在燕都薊城。以此為橋梁和樞紐,燕山以北出產(chǎn)的名馬、牛羊、旃裘、筋角等畜牧產(chǎn)品,與燕山以南的農業(yè)手工業(yè)產(chǎn)品得以互通有無(wú)、彼此依存。

          因此,這樣的地理環(huán)境與民族分布狀況,奠定了薊城以及后來(lái)的京城成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中心的基礎,對整個(gè)北京城的形成發(fā)展產(chǎn)生了深刻影響。

          3000多年的北京建城史引人入勝,而870年間多個(gè)朝代在此建都立業(yè)的歷史更是波瀾壯闊。從文史典籍的記載和考古文物的發(fā)掘可以看出,燕山南北各族人民和睦相處、和衷共濟、和諧發(fā)展始終是歷史的主流??梢哉f(shuō),歷朝歷代都在這片土地上留下了促進(jìn)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深刻烙印。

          《舊唐書(shū)·地理志》這樣記載薊城的建置沿革:“薊,古之燕國都。漢為薊縣,屬廣陽(yáng)國。晉置幽州,慕容雋稱(chēng)燕,皆治于此。自晉至隋,幽州刺史皆以薊為治所?!北本┑那吧硭E城在秦代是廣陽(yáng)郡的治所,西漢至隋唐時(shí)期為幽州治所,西漢還把諸侯國分封在此。這一時(shí)期,匈奴、東胡、鮮卑、烏桓、突厥、契丹等部族先后在燕山以北地區活動(dòng),而燕山南北之間的人們始終保持著(zhù)密切的商貿往來(lái)和文化交流。

          西晉末年,北方諸族強勢南下,迫使司馬氏倉皇南渡建立東晉政權。十六國隨即登上歷史舞臺,后趙、前燕、前秦、后燕、冉魏都曾占據薊城。在這些政權的創(chuàng )建者中,后趙石勒是羯人,前燕慕容皝和后燕慕容垂是鮮卑人,前秦苻洪是氐人,冉魏冉閔是漢人。

          公元350年,前燕慕容儁率軍攻占薊城,隨后把國都從龍城(今遼寧朝陽(yáng))遷來(lái)?;赝麣v史,此舉是遼代契丹人、金代女真人、元代蒙古人、清代滿(mǎn)洲人(民國時(shí)期始稱(chēng)滿(mǎn)族)等北方少數民族政權建都于北京的先導。也正是由此開(kāi)始,北京作為多民族活動(dòng)的中心區域,見(jiàn)證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日漸深入的過(guò)程。

          在重建大一統的隋、唐兩朝,幽州成為北方軍事重鎮、交通中心和商業(yè)都會(huì ),漢人、契丹人、奚人等往來(lái)頻繁。五代時(shí)期,后唐的太原節度使石敬瑭以割讓幽、薊等十六州(《元史》稱(chēng)“燕云十六州”)為條件,換取遼國出兵支援他建立后晉政權。遼國得到十六州后,于會(huì )同元年(公元938年)把幽州提升為副都,稱(chēng)其為“南京”或“燕京”,從而初步改變了城市的性質(zhì),開(kāi)啟后續諸朝相繼在此建都的歷史。留存至今的天寧寺,就是當年副都的地標性建筑(遼天祚帝曾下旨令皇叔耶律淳在此建舍利塔)。副都“南京”的政治地位雖不及首都,但也是遼國經(jīng)濟文化最發(fā)達的區域中心、南北各民族密切交往交流的樞紐。遼國統治者深諳因地制宜、入鄉隨俗之道,遵循“因俗而治”的方略,以唐朝制度治理漢人聚居的燕山南部農耕區,以契丹法令處理契丹、奚等聚居的燕山北部游牧區的政務(wù)。1005年,北宋與遼在澶州(古稱(chēng)澶淵郡,今河南濮陽(yáng))訂立和約,史稱(chēng)“澶淵之盟”。這也為燕山南北地區各民族發(fā)展生產(chǎn)、休養生息、交流融合創(chuàng )造了有利條件。

          自遼代開(kāi)始,北京基本都是作為副都或首都存在。女真人建立的金朝興起于松花江、黑龍江中下游流域,最初以上京會(huì )寧府(今黑龍江哈爾濱市阿城區)為都。金海陵王完顏亮執政后,從東、西、南三面拓展遼南京時(shí)代的城垣,貞元元年(1153年)遷都燕京并改稱(chēng)“中都”,北京開(kāi)始成為王朝的首都。金中都不僅開(kāi)啟了北京作為統一多民族國家首都的輝煌歷程,同時(shí)也是金朝歷史上最為重要、歷時(shí)最長(cháng)的都城。當代學(xué)術(shù)界往往以此作為北京建都史的開(kāi)端。海陵王熟悉漢文經(jīng)典和儒家文化,遷都之前還曾派畫(huà)工到開(kāi)封描摹北宋宮室建筑制式,將其作為營(yíng)建燕京的藍本。

          遼宋時(shí)期,北方各民族學(xué)習和使用漢語(yǔ)蔚然成風(fēng)。遼代諸帝不僅會(huì )說(shuō)漢語(yǔ),圣宗、興宗等還能以漢文作詩(shī)。當時(shí),通曉北方民族語(yǔ)言的北宋官員余靖把契丹語(yǔ)的音譯漢字融入五言詩(shī)中,成為南北文人雅士津津樂(lè )道的交往趣事。居住在北京城的契丹人同時(shí)使用契丹名字和漢語(yǔ)名字,漢人則開(kāi)始習慣穿圓領(lǐng)左衽的胡服。至于節日和風(fēng)俗,各民族之間更是互相仿效。

          金代統治者早在上京時(shí)就接受了儒家學(xué)說(shuō),遷到中都后更是把契丹、女真與北宋的文化加以融會(huì )貫通。

          元代,再次實(shí)現了我國空前的大一統。忽必烈從上都開(kāi)平(今內蒙古正藍旗上都故城)遷都燕京,舍棄金中都舊城,另建了當時(shí)具有世界影響的元大都——元大都不僅是各民族政治經(jīng)濟文化交流的中心,也是東西方文明的交匯點(diǎn)。正如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所述:“郭中所居者,有各地來(lái)往之外國人,或來(lái)入貢方物,或來(lái)售貨宮中……外國巨價(jià)異物及百物之輸入此城者,世界諸城無(wú)能與比?!痹诖吮尘跋?,元大都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與此同時(shí),亞細亞人、波斯人、阿拉伯人等紛紛東遷,被編入蒙古軍隊中的人數多達數十萬(wàn)。他們在元朝建立后就地落戶(hù),與當地居民通婚繁衍,成為中都舊城與大都新城的居民。為此,朝廷還在蒙古國子監之外專(zhuān)門(mén)設立回回國子學(xué)(國子監),色目人擅長(cháng)的天文學(xué)、醫學(xué)等也受到重視并得以發(fā)展。大量北方少數民族來(lái)到元大都,各民族對中原文化的學(xué)習和吸納更加普遍深入,少數民族文化與中原文化匯聚相融,成為中華文化的組成部分。耶律楚材、廉希憲、貫云石、趙世延等名臣文士出自契丹、畏吾兒、蒙古、女真諸族以及西域等地區,他們在大都或建立功業(yè),或享譽(yù)文壇。這一時(shí)期,藏傳佛教等宗教也在此得到傳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元代還創(chuàng )造了我國古典文學(xué)中的瑰寶——元曲(雜?。?。

          明代初期的北平府(北京舊稱(chēng))基本沿用元大都的城市格局,后來(lái)經(jīng)過(guò)永樂(lè )年間大規模的營(yíng)建,重新成為國都。當時(shí),以使者和商人為主體的各民族人士頻繁往來(lái)于長(cháng)城兩邊,北京成為他們活動(dòng)的樞紐乃至終點(diǎn)站。為方便人員往來(lái)休憩,景泰至成化初年,朝廷還特意在宣府鎮(治所位于今河北張家口宣化區)至北京的經(jīng)行道路沿線(xiàn)修建了69座暖鋪。北方少數民族的到來(lái),是長(cháng)城南北和睦和諧的象征,朝廷對他們的沿途接待自然安排周到,增補暖鋪以提供交通食宿保障便是其中的重要舉措。這些暖鋪于萬(wàn)歷年間逐漸廢棄,但民間的商貿活動(dòng)與人員往來(lái)依然延續。

          明成祖遷都北京后,南京地區也有一些回族隨之北徙,北京城內以牛街為中心的少數民族聚居區逐漸擴大,還有部分少數民族散居在京城內外。這一時(shí)期,越來(lái)越多的少數民族逐漸定居北京,明朝廷從中選拔出優(yōu)秀人士作為國子監的監生,并專(zhuān)門(mén)設置譯館供其學(xué)習蒙古、藏等民族的語(yǔ)言文字。當時(shí),朝廷提倡漢族與其他民族通婚,《大明律例集解附例》中就有相關(guān)政策。遷居北京的少數民族既學(xué)習通用的漢語(yǔ),也利用自身的語(yǔ)言條件在某些機構中任職,日常服飾還會(huì )被周?chē)母魃说确滦?。元代自西域落籍北京的回族,在明代即以漢語(yǔ)作為日常交際語(yǔ)言。多彩紛呈的各民族文化在北京匯聚、融合,為城市發(fā)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清順治年間,數十萬(wàn)八旗軍和“從龍入關(guān)”的滿(mǎn)洲人來(lái)到北京,規模巨大的人口遷徙進(jìn)一步推動(dòng)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捌烀穹种谩闭咭幎ò似烊丝诰佑诒本﹥瘸?,不在旗的漢族官員和百姓住在外城或郊區。但隨著(zhù)城內八旗人口的增長(cháng),到南城游樂(lè )甚至定居的旗人日漸增多,內城實(shí)際上也生活著(zhù)漢、滿(mǎn)、蒙古等各民族。清初劃定的人口分布的畛域終究得到改變,至嘉慶、道光年間,北京已經(jīng)形成“東四、西單、鼓樓前”的商業(yè)格局。至于當時(shí)京城的經(jīng)濟文化生活,不僅與主要是漢人聚居的外城不可分離,更有賴(lài)于包括江南漕運在內的各地區、多種形式的物資供應。伴隨著(zhù)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如今許多被冠以“老北京”的習俗、食品、技藝等,都是當時(shí)各民族共同傳承發(fā)展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其中,旗袍、冰嬉等便是頗具代表性的物象。

          從遼天會(huì )元年(公元938年)至清宣統三年(1911年),歷時(shí)近千年之久,遼、金、元、明、清五朝基本上連續地以北京為副都或國都,北京發(fā)展成為全國的政治、經(jīng)濟和文化中心。這一時(shí)期,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愈發(fā)廣泛全面深入,北京多民族聚居共融的特色也因此愈加鮮明,極大地推動(dòng)了我國統一多民族國家的鞏固發(fā)展,促進(jìn)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進(jìn)程。

          建于北京的歷代帝王廟,便從一個(gè)側面反映了這一點(diǎn)。作為明清時(shí)期專(zhuān)門(mén)用于祭祀歷朝歷代帝王先祖的皇家廟宇,歷代帝王廟從我國歷史上共計460多位帝王中選擇入祀188位,承載著(zhù)中華統緒一脈相承的特殊意義,成為中華民族始終堅守天下觀(guān)和“大一統”理念的生動(dòng)體現。

          毫無(wú)疑問(wèn),北京城的歷史就是中華民族多元一體、融合發(fā)展演進(jìn)格局的縮影。

          歷代北京城的營(yíng)建,集中體現了中華民族傳統建筑文化的博大精深。尤其是作為北京靈魂、脊梁的中軸線(xiàn),誠如建筑學(xué)家梁思成先生所言:“北京獨有的壯美秩序就是由這條中軸的建立而產(chǎn)生的?!?023年初,北京正式提交北京中軸線(xiàn)申報2024年世界文化遺產(chǎn)文本,中軸線(xiàn)申遺進(jìn)入沖刺階段。

          從古至今,北京城始終是各民族文化交流互鑒、創(chuàng )新交融的結晶,是中華民族傳統建筑文化的集大成。

          契丹人崇拜太陽(yáng),以太陽(yáng)升起的東方為上,但遼代營(yíng)建北京城則遵從了《周易》“圣人南面而聽(tīng)天下”的理念,以正南的丹鳳門(mén)作為皇城正門(mén),象征皇帝面向南方治理天下。但丹鳳門(mén)“門(mén)雖設而常關(guān)”,朝廷舉辦重大活動(dòng)的地點(diǎn)仍在正東的宣和門(mén)。借助這種方式,遼代統治者巧妙地實(shí)現了各民族文化的共存與融合。

          金海陵王遷都燕京(中都)之前,明確提出三面拓展城垣“以就得中之制”的規劃原則,以開(kāi)封作為建設燕京的藍本,要求把皇宮盡量置于整座城市的中心位置,還任用張浩、張通古、蔡松年等漢人主持修筑宮殿。這些舉措,都是主動(dòng)學(xué)習和積極融入中原文化的表現。

          元大都的建設過(guò)程同樣表明,它是多民族共同努力的成果。營(yíng)建期間,既有賴(lài)于漢族官員劉秉忠、郭守敬、張柔、張弘略、段天祐等的規劃組織,也有蒙古貴族官員伊蘇布哈、揚珠布哈等參與工程管理。元大都修建了豪華的土木宮殿,同時(shí)也沒(méi)有棄用草原傳統的氈房,宮殿內部裝飾普遍使用壁衣和地毯。無(wú)論整體的宏偉宮殿,還是細微的建筑小品,元大都處處皆有各民族文化交流相融的印記。

          明永樂(lè )年間,鄭和下西洋書(shū)寫(xiě)了中國同其他國家友好交往的佳話(huà),也帶動(dòng)了多國的使者、商旅等先后來(lái)到北京。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對北京城的營(yíng)建也有影響。比如,明英宗正統年間,來(lái)自交趾(今屬越南)的阮安還主持了對北京九門(mén)城樓的修建,并參與皇城三大殿重建,督工改筑北京城墻。

          清代,北京城中具有藏傳佛教風(fēng)格特點(diǎn)的東、西黃寺等代表性建筑,同樣展現了這一時(shí)期京城多元文化相互交融的風(fēng)采。

          縱觀(guān)北京城的營(yíng)建史,中軸線(xiàn)是重中之重、精髓中的精髓。

          肇始于元代的中軸線(xiàn),至今已有700余年歷史。它本來(lái)是作為城市規劃布局體現出來(lái)的一條虛擬的幾何對稱(chēng)軸線(xiàn),如今往往被解釋為這條對稱(chēng)軸線(xiàn)沿途一定范圍內可見(jiàn)的若干建筑或其他遺存?;谶@樣的理解,目前正在申遺的這條明清以來(lái)的北京中軸線(xiàn),北端為鐘鼓樓,向南經(jīng)過(guò)萬(wàn)寧橋、景山、故宮、端門(mén)、天安門(mén)、外金水橋、天安門(mén)廣場(chǎng)、正陽(yáng)門(mén),直至永定門(mén),太廟和社稷壇、天壇與先農壇東西對稱(chēng)分布,全長(cháng)7.8公里,共有15個(gè)遺產(chǎn)點(diǎn)。

          擇中立國與象天設都的北京中軸線(xiàn),不僅體現了國家都城的宏大氣派,更成為中華文明源遠流長(cháng)、博大精深的表征。

          隨著(zhù)城市的發(fā)展,當今的中軸線(xiàn)不斷向外延展。就可見(jiàn)的重要建筑而言,北延線(xiàn)上,奧林匹克公園建筑群代表了北京新風(fēng)貌;南延線(xiàn)上,北京大興國際機場(chǎng)歡迎著(zhù)八方來(lái)客……古老的中軸線(xiàn)不斷因地、因時(shí)制宜創(chuàng )新發(fā)展,至今仍然具有強大的存續力。

          在北京這片紅色熱土上,豐富厚重的紅色資源鐫刻著(zhù)歷久彌新的革命精神,見(jiàn)證著(zhù)中華民族踔厲奮發(fā)、篤行不怠的非凡歷程。賡續紅色文化精神血脈,北京正加快推動(dòng)三大紅色文化主題片區協(xié)同發(fā)展,打造連珠成片的理想信念和革命傳統教育課堂,建設全國愛(ài)國主義教育高地,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

          豐富厚重的紅色文化是北京歷史文化的核心和靈魂。

          近代以來(lái),馬克思主義從北大紅樓開(kāi)始傳播,盧溝橋事變吹響全民族抗戰的號角,香山革命紀念地見(jiàn)證黨領(lǐng)導人民解放全中國的偉大勝利,這些彌足珍貴的紅色資源鐫刻著(zhù)歷久彌新的革命精神。

          1917 年十月革命勝利后,李大釗在北大紅樓先后發(fā)表《我的馬克思主義觀(guān)》《新紀元》等文章,系統闡釋了馬克思主義理論、共產(chǎn)主義思想。從此,北大紅樓成為傳播民主科學(xué)思想與馬克思主義等新思潮的重要場(chǎng)所,也是五四運動(dòng)的重要策源地。

          1919年5月,北京爆發(fā)五四運動(dòng)。這是一場(chǎng)以先進(jìn)青年知識分子為先鋒、廣大人民群眾參加的徹底反帝反封建的偉大愛(ài)國革命運動(dòng),是中國近現代史上具有劃時(shí)代意義的一個(gè)重大事件,拉開(kāi)了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序幕,促進(jìn)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為中國共產(chǎn)黨的成立作了思想上和干部上的準備,在中國歷史發(fā)展進(jìn)程中樹(shù)立了一座豐碑,孕育了以愛(ài)國、進(jìn)步、民主、科學(xué)為主要內容的偉大五四精神,以磅礴之力鼓舞了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實(shí)現民族復興的志向和信心。

          在共產(chǎn)國際支持下,南陳(獨秀)北李(大釗)頻繁交流,加快了建黨步伐。1920年8月,陳獨秀等組織的中國共產(chǎn)黨上海發(fā)起組率先成立;同年10月,李大釗等人在北大紅樓成立北京共產(chǎn)主義小組,進(jìn)一步促進(jìn)了馬克思主義同工人運動(dòng)的結合,為中國共產(chǎn)黨的成立進(jìn)行了初期的實(shí)踐探索工作。

          在中國近現代歷史發(fā)展進(jìn)程中,北京不僅見(jiàn)證了建黨前后中國馬克思主義的傳播,還見(jiàn)證了中國共產(chǎn)黨的建立、發(fā)展、壯大。

          74年前,中共中央從西柏坡出發(fā),一路“趕考”,抵達北京西郊的新駐地香山,吹響了“打過(guò)長(cháng)江去,解放全中國”的偉大號角。北京香山是我們黨領(lǐng)導解放戰爭走向全國勝利、新民主主義革命取得偉大勝利的總指揮部,是中國革命重心從農村轉向城市的重要標志,在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上、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先后視察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香山革命紀念地和北大紅樓,多次強調加強紅色資源保護和利用,傳承紅色基因、賡續紅色血脈。

          牢記總書(shū)記囑托,北京用心用情用力保護好、管理好、運用好首都紅色資源,全面系統挖掘、保護利用“紅色寶藏”,規劃建設建黨、抗日戰爭、新中國成立三大紅色文化主題片區,推動(dòng)“進(jìn)京趕考之路”整體活化,建設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教育實(shí)踐基地,加大革命舊址修繕保護力度,擦亮一系列紅色地標,大力推進(jìn)“紅色+”創(chuàng )新發(fā)展,打造紅色精品展覽、創(chuàng )作紅色文化作品,建設紅色場(chǎng)館思政課堂,充分發(fā)揮中國共產(chǎn)黨歷史展覽館等紅色資源作用,推動(dòng)紅色文化薪火相傳、與時(shí)俱進(jìn)。

          如今,香山革命紀念地作為首都第一個(gè)建成的紅色文化主題片區,成為弘揚紅色文化、開(kāi)展愛(ài)黨愛(ài)國教育的熱門(mén)“打卡地”。還有清華園車(chē)站舊址、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這些見(jiàn)證了中華民族從沉睡到蘇醒、煥發(fā)出蓬勃活力的地方,經(jīng)過(guò)整體發(fā)掘、保護,已然成為北京的文化新地標,展現著(zhù)首都全力打造紅色文化弘揚傳承高地的時(shí)代風(fēng)采。

          因“都”而立,因“都”而興。進(jìn)入新時(shí)代,北京深刻認識“建設一個(gè)什么樣的首都,怎樣建設首都”的重大命題,牢牢守住首都城市戰略定位,不斷強化首都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chuàng )新中心的功能,更好履行首都職責和使命,努力實(shí)現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發(fā)展、首都的高質(zhì)量發(fā)展和新發(fā)展,使北京的建設發(fā)展更加符合黨和人民需要,闊步邁向建設國際一流和諧宜居之都的目標。

          作為全球首個(gè)也是唯一的“雙奧之城”,從《北京歡迎你》到《一起向未來(lái)》,從“福娃”到“冰墩墩”“雪容融”,從焰火“大腳印”到禮花“迎客松”,從開(kāi)幕式上的“擊缶而歌”到“二十四節氣”,從“夢(mèng)幻五環(huán)”到“冰雪五環(huán)”……北京奏響了中華文化與奧林匹克精神的“協(xié)奏曲”,澎湃著(zhù)不斷把奧運遺產(chǎn)轉化為中華文化創(chuàng )新發(fā)展、走向世界的新動(dòng)能。

          “雙奧之城”的精彩和經(jīng)典,成為北京創(chuàng )新文化蓬勃興起的一個(gè)縮影。創(chuàng )新文化是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的體現,是北京無(wú)限活力與遠大追求的體現,見(jiàn)證著(zhù)千年古都的全新脈動(dòng)。

          奮進(jìn)新征程,建功新時(shí)代。北京立足中華民族偉大歷史實(shí)踐和當代實(shí)踐,聚焦源遠流長(cháng)的古都文化、豐富厚重的紅色文化、特色鮮明的京味文化、蓬勃興起的創(chuàng )新文化,以文化自信傳承城市歷史文脈,以守正創(chuàng )新激發(fā)文化發(fā)展活力,以開(kāi)放包容促進(jìn)文明交流互鑒,充分展現中華文明的時(shí)代氣象,著(zhù)力厚植首都現代化建設的文化底蘊,政治中心服務(wù)保障能力明顯增強,全國文化中心示范引領(lǐng)作用充分發(fā)揮,國際交往中心功能建設全面加強,國際科技創(chuàng )新中心基本建成,“四個(gè)服務(wù)”相關(guān)體制機制更加健全,不斷為強國建設、民族復興作出首都貢獻。

          北京始終把服務(wù)保障政治中心擺在首要位置,始終堅持首善標準,更好服務(wù)黨和國家工作大局,核心區人口、建筑、商業(yè)、旅游密度逐步下降,中央政務(wù)環(huán)境持續改善。

          北京牢牢把握其在中華文明形成演進(jìn)中的獨特地位和重要貢獻,緊緊圍繞“一核一城三帶兩區”(“一核”即以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為引領(lǐng),建設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之都;“一城”即加強歷史文化名城保護;“三帶”即推動(dòng)大運河文化帶、長(cháng)城文化帶、西山永定河文化帶保護和建設;“兩區”即推動(dòng)建設公共文化服務(wù)體系示范區和文化產(chǎn)業(yè)發(fā)展引領(lǐng)區)總體框架,注重以創(chuàng )新文化推動(dòng)文化創(chuàng )新,強化創(chuàng )新對文化建設的賦能,深入實(shí)施“文化+”戰略,推動(dòng)文化與科技、金融、旅游等融合發(fā)展,大力推進(jìn)中軸線(xiàn)申遺保護,創(chuàng )新開(kāi)展文物騰退保護與活化利用,加強老字號傳承創(chuàng )新和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保護,統籌推進(jìn)三條文化帶建設,創(chuàng )建“三山五園”國家文物保護利用示范區,歷史文化金名片綻放光彩,文化事業(yè)和產(chǎn)業(yè)蓬勃發(fā)展,文化軟實(shí)力和影響力不斷提升,社會(huì )主義先進(jìn)文化之都建設扎實(shí)推進(jìn),努力在推動(dòng)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新征程中走在前列。

          北京適應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需要,超前謀劃推進(jìn)國際交往中心軟硬件建設,重大國事活動(dòng)服務(wù)保障常態(tài)化工作機制日趨完善。積極踐行全球文明倡議,聚焦國家級、國際性定位,切實(shí)發(fā)揮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核心承載地功能,切實(shí)擔當促進(jìn)文明交流互鑒、讓世界讀懂新時(shí)代中國的重要職責,突出“內容豐富、形式多樣,根植中國、面向世界”的特點(diǎn),深化文化交流合作,不斷搭建講好新時(shí)代中國故事、中國式現代化故事的全球平臺,持續辦好北京文化論壇和北京國際電影節、音樂(lè )節、設計周等,組織好“魅力北京”等文化活動(dòng),推動(dòng)更多“京產(chǎn)”優(yōu)秀作品走向世界,向世界展示北京開(kāi)放包容的城市風(fēng)范,向世界展示中華民族“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的文化自信,向世界展示中國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的盛世交融,大國首都文化影響力顯著(zhù)提升,為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注入深厚持久的文化力量。

          北京加快建設科技創(chuàng )新中心,積極打造國家戰略科技力量,高水平建設三個(gè)國家實(shí)驗室并順利組建運行,推進(jìn)在京全國重點(diǎn)實(shí)驗室體系化發(fā)展,懷柔綜合性國家科學(xué)中心已見(jiàn)雛形,產(chǎn)生一批世界級引領(lǐng)性原創(chuàng )成果,作為全國科技創(chuàng )新中心建設主平臺的“三城一區”(中關(guān)村科學(xué)城、懷柔科學(xué)城、未來(lái)科學(xué)城和北京經(jīng)濟技術(shù)開(kāi)發(fā)區)發(fā)展活力持續增強。

          歷史文化遺產(chǎn)承載著(zhù)中華民族的基因和血脈,是城市的根脈和靈魂。北京3000多年建城史、870年都城史,毋庸置疑地證明:各民族長(cháng)期廣泛深入的交往交流交融,始終是這座城市發(fā)展的不竭動(dòng)力所在、無(wú)窮魅力所在、美好前景所在。

          2023年春,有著(zhù)600多年歷史、作為黨的早期北京革命活動(dòng)歷史與黨的民族工作歷史相結合的重要點(diǎn)位,位于西單繁華地段的蒙藏學(xué)校舊址,成為了首個(gè)中華民族共同體體驗館。這是以首善標準做好新時(shí)代首都民族工作,全面打造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示范城市的又一亮點(diǎn)。北京,正在為建設中華民族共同體和中華民族現代文明作出首都貢獻、首都示范,為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提供“北京樣本”。


    來(lái)源:《中國民族》雜志2023年第12期

    文:孫冬虎

    作者為北京市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中心特約專(zhuān)家、北京市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歷史研究所二級研究員

    本刊記者 張昀竹 牛志男

    責編:王怡凡 王孺杰

    流程制作:高寧(見(jiàn)習)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中國民族》雜志由國家民族事務(wù)委員會(huì )主管、民族團結雜志社主辦。
          作為國家民委機關(guān)刊,《中國民族》雜志聚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中華民族的歷史,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用心用情用力講好中華民族故事,大力宣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同世界各國人民攜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美好愿景,一直在涉民族宣傳工作領(lǐng)域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民族》雜志各文版均為大16開(kāi)全彩印刷?!吨袊褡濉冯s志漢文版為月刊,全年共12期,單份全年定價(jià)180元;《中國民族》雜志蒙古文漢文對照版、維吾爾文漢文對照版、哈薩克文漢文對照版、朝鮮文漢文對照版均為雙月刊,全年6期,單份定價(jià)90元。

    雜志社訂閱(銀行匯款):
    戶(hù)名:民族團結雜志社(聯(lián)行號:102100020307)
    賬號:0200 0042 0900 4613 334
    開(kāi)戶(hù)行:工商銀行北京和平里北街支行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北街14號 ??????????

    郵編:100013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8130878∕15612062952(同微信號)
    發(fā)行郵箱:mztjzzs@126.com

    訂閱下載:2024年《中國民族》雜志訂閱單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ririri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