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jasyh"></dd>
  • <tbody id="jasyh"><noscript id="jasyh"></noscript></tbody>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yè) > 史話(huà)共同體
    《山海經(jīng)》:中華民族最早的人文志和創(chuàng )世史詩(shī)
    發(fā)布日期:2024-02-02

          讀過(guò)魯迅散文集《朝花夕拾》的人,都會(huì )對《阿長(cháng)與〈山海經(jīng)〉》一文印象深刻。文中寫(xiě)道,作者因為遠方叔祖的講述,對繪圖本的《山海經(jīng)》產(chǎn)生了無(wú)限向往。長(cháng)媽媽費心買(mǎi)來(lái)的4本小小的《山海經(jīng)》繪本,成為了作者少時(shí)“最為心愛(ài)的寶書(shū)”。而在如今包括上海話(huà)在內的吳語(yǔ)方言中,人們也常常將海闊天空的閑聊、漫無(wú)邊際的談?wù)f(shuō)稱(chēng)作談“山海經(jīng)”。這種話(huà)題,就如同《山海經(jīng)》的內容一樣,東南西北,天上地下,山川河海,漫無(wú)邊際。

          那么,《山海經(jīng)》到底是一本怎樣的古籍呢?

          神話(huà)、歷史、地理、民族、宗教、巫術(shù)、物產(chǎn)、醫藥……誕生于先秦時(shí)期的《山海經(jīng)》,全面且鮮活地展示了上古時(shí)代的山川河流、神話(huà)神獸、奇花異草、金石礦物、異域風(fēng)情以及祭祀和神仙方術(shù)等,是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寶貴遺產(chǎn),堪稱(chēng)“中國最早的人文志、百科全書(shū)”“中華民族創(chuàng )世史詩(shī)”和“上古傳奇”,體現了中華文明的突出特性。


    《山海經(jīng)》成書(shū)之謎

          《山海經(jīng)》的書(shū)名最早在《史記》中被提及。其原本應是藏在皇家秘府中,西漢成帝時(shí),劉向、劉歆父子奉命??闭斫?jīng)傳諸子詩(shī)賦,才將它公之于眾。當時(shí)流傳的有關(guān)《山海經(jīng)》的文獻共32篇,劉歆把它們整理校定為18篇,如今我們看到的各種版本的《山海經(jīng)》便源出于此。原本書(shū)中是有圖的,現在已經(jīng)失傳,且劉歆校定的18篇以及他所作為依據的32篇文獻也都不復存在了。失傳的一個(gè)重要原因,可能是它所敘事物古怪離奇之至,連最早將其載入史冊的司馬遷都認為它荒誕不經(jīng),難登大雅之堂。因此,《山海經(jīng)》在漢代流行一陣后,便歸于沉寂。

          大約300年后,東晉的郭璞對《山海經(jīng)》進(jìn)行了全面的校訂和注釋?zhuān)⒆珜?xiě)《山海經(jīng)圖贊》兩卷。這個(gè)注本在訓詁、論證方面材料充足詳備,語(yǔ)言淺顯平易,且《圖贊》每篇都由四言韻文寫(xiě)成,古樸有趣、吟誦有致。這也是目前《山海經(jīng)》存世的最早注本。此后,不再有人專(zhuān)門(mén)為《山海經(jīng)》作注。

          及至明代,王崇慶、楊慎分別有《山海經(jīng)釋義》和《山海經(jīng)補注》傳世。到清代吳仁臣撰寫(xiě)《山海經(jīng)廣注》之后,《山海經(jīng)》才正式進(jìn)入被世人廣泛關(guān)注的時(shí)代。接下來(lái),汪紱《山海經(jīng)存》、畢沅《山海經(jīng)新校正》和郝懿行《山海經(jīng)箋疏》次第問(wèn)世。其中,《山海經(jīng)箋疏》廣采《山海經(jīng)廣注》和《山海經(jīng)新校正》兩家所長(cháng),為之辨析異同、刊正訛謬,精而不鑿、博而不濫,搜羅宏富并多有創(chuàng )發(fā)。時(shí)人張之洞曾稱(chēng)贊“郝勝于畢”,至今《山海經(jīng)箋疏》仍是《山海經(jīng)》最佳的注疏本。

          1980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推出袁珂《山海經(jīng)校注》。該書(shū)由著(zhù)者歷時(shí)近20年整理的《海經(jīng)新釋》和《山經(jīng)柬釋》合成,著(zhù)重于神話(huà)傳說(shuō)部分的注釋?zhuān)C羅豐富,征引詳博,其余部分的詮解、??币嗖皇Ь_、細致,另置插圖150幅,卷末還附有學(xué)者張明華編纂的篇名、人名、地名、山名、水名、神名、怪名、動(dòng)植物名、礦產(chǎn)名索引。2014年,在1996年巴蜀書(shū)社增補本基礎之上,北京聯(lián)合出版公司推出此書(shū)的最終修訂版,注釋除引經(jīng)據典外,還注重《山海經(jīng)》本身的內證、新近出土文物以及金文和甲骨文等方面的運用,加之袁珂生前修訂的內容,使該書(shū)的內涵更為臻備,總體上更便于讀者的閱讀、理解、參考、查閱。

          至于《山海經(jīng)》的作者,有說(shuō)是楚人,有說(shuō)是中原人,等等。我國近代學(xué)者普遍認為,《山海經(jīng)》并非出自一人之手,也不是作于一時(shí),其成書(shū)年代在春秋戰國時(shí)期或秦漢之際。


    山河表里是家園

          《山海經(jīng)》從一個(gè)側面記述了中華文明的起源,特別是其生存發(fā)展所憑依的自然生態(tài)環(huán)境。

          《山海經(jīng)》可分為三個(gè)部分。第一部分是《山經(jīng)》,有南山、西北、北山、東山和中山諸經(jīng)各一篇,也稱(chēng)《五藏山經(jīng)》。據清代學(xué)者郝懿行計算,全書(shū)30825字中,五藏山經(jīng)就占了21265字,篇幅最大。第二部分是《海經(jīng)》,包括海外和海內的南、西、北、東諸經(jīng)各一篇,共4228字。第三部分《大荒經(jīng)》有大荒東、南、西、北諸經(jīng)各一篇,共5332字。由于《海經(jīng)》和《大荒經(jīng)》所載多為神話(huà)傳聞和荒誕詭譎的內容,清代編撰《四庫全書(shū)》時(shí)把《山海經(jīng)》列入小說(shuō)類(lèi)。到了20世紀,國學(xué)大師顧頡剛在《五藏山經(jīng)試探》一文中對《山海經(jīng)》提出了許多極為精辟的見(jiàn)解,使人們認識到其科學(xué)價(jià)值。其后,譚其驤先生又利用《山海經(jīng)》中豐富的河道資料,考證出一條最古的黃河故道,其科學(xué)地位得到進(jìn)一步確立。

          《五藏山經(jīng)》在整部《山海經(jīng)》中篇幅最大、份量最重,今傳本盡管有些脫遺錯簡(jiǎn),但原來(lái)面貌應未受到大的損害。它也是全書(shū)中最有條理的部分——南山經(jīng)和北山經(jīng)各有3個(gè)分篇,西山經(jīng)、東山經(jīng)各包含4個(gè)分篇,中山經(jīng)有12個(gè)分篇,合計共26個(gè)分篇。書(shū)中記敘以山為綱,把我國的山地分為中、南、西、北、東5個(gè)走向系統,每個(gè)系統中的許多山又被分為若干行列,即若干次經(jīng),依次分別敘述其起首、走向、相距里數和結尾。雖然當時(shí)還只是把山隔成行列,缺乏山勢連綿的意義,但其在敘述每列山岳時(shí)記述了山的位置、高度、走向、陡峭程度、形狀、谷穴及其面積大小,并注意兩山之間的相互關(guān)聯(lián),有的還涉及植被覆蓋密度、雨雪情況等,顯然已具備了山脈的初步概念,當之無(wú)愧是我國最早的山岳地理書(shū)。

          《五藏山經(jīng)》敘述的范圍從黃河流域一直延伸到長(cháng)江流域,反映出當時(shí)人們的地理視野已相當開(kāi)闊。其中《東山經(jīng)》的范圍包括今山東及江蘇、安徽北境,東及大海,其間有46座山,大致都呈南北走向?!侗鄙浇?jīng)》西起今內蒙古、寧夏騰格里沙漠和賀蘭山,東抵河北太行山東麓,北至內蒙古陰山以北,有山87座,其中不少山名至今可考?!赌仙浇?jīng)》東起浙江舟山群島,西抵湖南西部,南抵廣東南海,包括今浙、贛、閩、粵、湘5個(gè)省,有山40座,均呈東西走向?!段魃浇?jīng)》東起晉陜間黃河,南起陜甘秦嶺山脈,北抵寧夏鹽池西北,西北達新疆阿爾金山,有77座山,大致分布于今晉、陜兩省之間的黃河大峽谷以西?!吨猩浇?jīng)》論述的范圍大致在巴、蜀和東部的湘、鄂、豫部分地區,包括12次經(jīng)、97座山。

          《五藏山經(jīng)》中還有關(guān)于河流的內容,除發(fā)源與流向,還觀(guān)照到了河流的支系,甚至包括某些水流的伏流和潛流的情況以及鹽池、湖泊、井泉,共記述358條河流(含湖泊),粗略勾畫(huà)出了北至黃河流域、南至長(cháng)江中下游的水系分布情況。關(guān)于黃河源頭,《北山經(jīng)·北山一經(jīng)》載:“敦薨之山,其上多棕、楠,其下多茈草。敦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泑澤。出于昆侖之東北隅,實(shí)惟河源?!庇醒芯空J為,敦薨山乃天山,敦薨水乃孔雀河,泑澤系羅布泊,而“河”即指黃河。姑且不論黃河是否以此為發(fā)源地,但書(shū)中所記遠古新疆地區的山川、河流、物產(chǎn)、族群等等卻是確鑿的。同時(shí),《海外北經(jīng)》對當時(shí)蒙古、阿爾泰山以西等地區的情況也有記載。

          《山海經(jīng)》還記述了我國早期的域外知識,反映了先民對域外地理的認識。例如當時(shí)對日本群島、朝鮮半島已有相當了解,尤其是有關(guān)日本地理、風(fēng)俗、飲食、服飾的記載十分詳盡??傊?,《山海經(jīng)》一書(shū)中既包含了豐富的地理知識,也涉及對周鄰族群的認識,展示了中華文明古老、開(kāi)放的風(fēng)貌。


    最古老的百科全書(shū)

          作為一部有關(guān)我國古代歷史地理和氏族世系的著(zhù)作,《山海經(jīng)》記載了約100個(gè)邦國,并記述了這些邦國人的形貌、來(lái)源及生活情況。它又是一本有關(guān)古代巫術(shù)和醫藥的書(shū),所記140多人中有15個(gè)是巫者,在述名山大川、動(dòng)植物和礦產(chǎn)時(shí)往往兼及鬼神,神巫活動(dòng)隨處可見(jiàn)。另有許多怪神和怪物的敘寫(xiě),帶有宗教祭祀色彩,也與巫術(shù)有關(guān)。

          尤其難得的是,《山海經(jīng)》形象地記載了127種動(dòng)物、58種植物以及多種礦產(chǎn),對各地特產(chǎn)的動(dòng)植物附有說(shuō)明哪樣可吃、哪樣可佩、哪樣不可吃、哪樣吃了會(huì )發(fā)生什么作用。書(shū)中的動(dòng)物多數都有些稀奇古怪,尤其是《山經(jīng)》所載的“怪物”。雖然這些“怪物”其實(shí)只是司空見(jiàn)慣的平凡之物,但因書(shū)中記載它們的方式或話(huà)語(yǔ)而讓人感覺(jué)很怪異。

          有學(xué)者曾舉例,《南山經(jīng)》中柢山上有一種叫“鯥”的魚(yú),“其狀如牛,陵居,蛇尾,有翼,其羽在魼(脅)下,其音如留?!?,不倫不類(lèi),委實(shí)古怪。明明是一種魚(yú),卻住在山上,還能死而復生,如此行徑,不是怪物而何?實(shí)際上,這個(gè)“怪物”不是別的,就是如今我們熟知的穿山甲。書(shū)中還說(shuō)“食之無(wú)腫疾”,就是說(shuō)吃它的肉可以消腫。李時(shí)珍在《本草綱目》中講穿山甲的藥效時(shí),也說(shuō)它能消腫化瘀??梢?jiàn),對穿山甲藥效的認知,從《山海經(jīng)》到《本草綱目》一脈相承。

          類(lèi)似的情況,譬如近代藏書(shū)家劉體智先生有一版卜辭(《甲骨文合集》14294),上面記錄著(zhù)古代的四方風(fēng)名與方名。因為方名、風(fēng)名在“常識”之外,所以過(guò)去曾被疑為偽刻。古文字學(xué)家胡厚宣把它與殷墟13次發(fā)掘所得武丁大龜(《殷墟文字乙編》4548)對照,又聯(lián)系《山海經(jīng)》中有關(guān)四方風(fēng)名的記載,如《大荒東經(jīng)》所書(shū)“東方曰折,來(lái)風(fēng)曰俊”等,發(fā)現它是關(guān)乎古代神話(huà)觀(guān)念的重要載體,寫(xiě)出了《甲骨文四方風(fēng)名考》這一著(zhù)名文章。此文一出,舉世震驚。從此我們知道,在古人的神話(huà)意識中,還有四方風(fēng)名和方名這樣的觀(guān)念。

          湖南長(cháng)沙城東南郊的戰國楚墓曾發(fā)現一件帛書(shū),記錄了伏羲、共工等人創(chuàng )造并維持宇宙的神話(huà)。從上世紀40年代至今,中外學(xué)者對其投入了極大的研究熱情。這件楚帛書(shū)上繪有12個(gè)人獸雜糅的神怪,歷史學(xué)家李學(xué)勤曾指出它們是十二月神,如今已成定論。有學(xué)者認為,這些月神的形象酷似《山海經(jīng)》中對一些神靈的描述。比如,春正月的神是“蛇首鳥(niǎo)神”,春二月的神是“四首雙身連體鳥(niǎo)”,夏四月的神是“雙尾蛇”,夏五月的神是“鳥(niǎo)足三頭人”,等等。其中,夏五月的神的形象還可與《山海經(jīng)·中山經(jīng)》“其神狀皆人面而三首”的記載相對照。楚帛書(shū)中的神與《山海經(jīng)》中的神并非一回事,但兩者的思維方式是相通的,反映了中國古人心目中的神祇形象。


    追根溯源的一個(gè)路徑

          語(yǔ)言簡(jiǎn)練、描述奇幻、神話(huà)奇特,《山海經(jīng)》為我們了解遠古時(shí)期生活在中華大地上的先民們的地理觀(guān)念、思想狀態(tài)提供了途徑。女?huà)z補天、夸父逐日、嫦娥奔月、精衛填海、鯀禹治水等,這些神話(huà)都深入人心,流傳甚廣。尤其那些山神形態(tài),或者是奇形怪狀的動(dòng)物,或兼有人和動(dòng)物的形體特征,如龍首鳥(niǎo)身或人面馬身等,可能都包含著(zhù)自然崇拜或圖騰崇拜的意識,反映了人類(lèi)早期的思維特征。

          比這些地理資料和神話(huà)傳說(shuō)更為重要的是,《山海經(jīng)》真實(shí)地記錄了中華民族在“童年時(shí)代”瑰麗的幻想、頑強的抗爭以及步履蹣跚的足跡。作為中華民族文化的源頭,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民族精神的形成。

          《山海經(jīng)》所體現的上古先民深重的憂(yōu)患意識,與奧林匹斯諸神的享樂(lè )精神形成鮮明對比。從書(shū)中對那些能帶來(lái)災異甚至能食人的半人半獸或半禽半獸的描述中,我們能看到先民對生存環(huán)境的警懼之情。為了生存和發(fā)展下去,人們在滿(mǎn)懷希望中又必須切實(shí)地體驗現實(shí)的艱難,并付出不懈的努力。比如在關(guān)于大禹、后羿的神話(huà)中,無(wú)不以相當篇幅描繪人類(lèi)的惡劣處境,但主人公都能正視現實(shí),并通過(guò)鍥而不舍的勞作和抗爭最終戰勝災難。

          生存環(huán)境的惡劣激發(fā)了先民不屈的奮斗精神,這種精神本身就意味著(zhù)與命運的抗爭,由此而孕育出一大批反抗自然、反抗天帝的神話(huà)英雄,比如《山海經(jīng)》中的精衛、夸父、刑天與鯀、禹。

          精衛,鳥(niǎo)名,又名“誓鳥(niǎo)”“冤禽”“志鳥(niǎo)”,俗稱(chēng)“帝女雀”。精衛填海的神話(huà)采用倒敘的手法,《山海經(jīng)》先描繪了精衛鳥(niǎo)的形狀特點(diǎn),再講這鳥(niǎo)兒的來(lái)歷。精衛鳥(niǎo)以小小身軀,銜石子與樹(shù)枝試圖填平大海,不僅僅是為自己復仇,也是為了不再有溺于東海的悲劇發(fā)生。這個(gè)神話(huà)故事以浩瀚海洋為背景,烘托出弱小卻偉岸的精衛鳥(niǎo)的形象,生動(dòng)彰顯了中華民族勇毅剛強、堅韌不拔的精神。

          夸父懷著(zhù)征服太陽(yáng)的雄心壯志“與日逐走”,并且大膽地闖進(jìn)太陽(yáng)里面,這是古人塑造的征服大自然的英雄形象。崇高無(wú)私的夸父雖然犧牲了,但還是將自己的手杖化為一片樹(shù)林,為后人蔽蔭納涼。同樣,刑天的頭雖然被砍掉了,但依然要“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

          面對洪水滔天為害百姓,鯀“竊帝之息壤以堙洪水”,引起天帝震怒而被殺害,是普羅米修斯式的英雄?!磅厪停ǜ梗┥怼?,禹勇敢地承擔起父親未完成的使命,改用疏導的方法使天下洪水平息。父子前赴后繼完成治水大業(yè),堅韌不拔、氣吞山河,表現了遠古先民順應自然、改造自然的愿望和信心。

          樸素的神話(huà)往往寄托著(zhù)先民對于自然和宇宙的美好想象,蘊含著(zhù)他們的敬畏之心,這對中華民族精神的影響一定是巨大的。我們自小就聽(tīng)過(guò)月宮嫦娥仙子、吳剛伐桂的傳說(shuō),在成長(cháng)過(guò)程中也不斷受到盤(pán)古開(kāi)天辟地的雄心壯志的激勵。這些故事看似簡(jiǎn)單,卻潤物無(wú)聲地滋養著(zhù)每一個(gè)中國人。

          中國的首輛月球車(chē)被命名為“玉兔”,登月探測器叫“嫦娥”,探測器著(zhù)陸點(diǎn)周邊區域叫“廣寒宮”,附近三個(gè)撞擊坑分別被命名為“紫微”“天市”“太微”?!版隙鸨荚隆钡睦寺裨?huà),為我們營(yíng)造了共同的文化語(yǔ)境,讓我們的精神世界更加富足。2018年,華為申請注冊“鴻蒙”商標,并標注該商品可用于操作系統程序。如果翻出華為注冊的各種商標,就會(huì )發(fā)現華為幾乎把整部《山海經(jīng)》都給注冊了一遍。手機芯片,名為“麒麟”;PC處理器芯片,名為“鯤鵬”;人工智能芯片,名為“昇騰”;路由器芯片,名為“凌霄”……以至于有人認為,華為研讀經(jīng)典之后注冊了全新的2.0版《山海經(jīng)》。東方神話(huà)故事潛移默化的影響作用,在華為這一民族品牌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打開(kāi)《山海經(jīng)》,我們饒有意趣地閱讀上古神話(huà),其實(shí)就是回到先民的精神世界中去探索、去了解我們這個(gè)民族是如何從蠻荒中篳路藍縷走到如今的。


    來(lái)源:《中國民族》雜志2023年第10期

    文:楊博

    作者為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古代史研究所

    “古文字與中華文明傳承發(fā)展工程”協(xié)同攻關(guān)創(chuàng )新平臺副研究員

    責編:龍慧蕊  流程制作:高寧(見(jiàn)習)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中國民族》雜志由國家民族事務(wù)委員會(huì )主管、民族團結雜志社主辦。
          作為國家民委機關(guān)刊,《中國民族》雜志聚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中華民族的歷史,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用心用情用力講好中華民族故事,大力宣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同世界各國人民攜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美好愿景,一直在涉民族宣傳工作領(lǐng)域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民族》雜志各文版均為大16開(kāi)全彩印刷?!吨袊褡濉冯s志漢文版為月刊,全年共12期,單份全年定價(jià)180元;《中國民族》雜志蒙古文漢文對照版、維吾爾文漢文對照版、哈薩克文漢文對照版、朝鮮文漢文對照版均為雙月刊,全年6期,單份定價(jià)90元。

    雜志社訂閱(銀行匯款):
    戶(hù)名:民族團結雜志社(聯(lián)行號:102100020307)
    賬號:0200 0042 0900 4613 334
    開(kāi)戶(hù)行:工商銀行北京和平里北街支行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北街14號 ??????????

    郵編:100013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8130878∕15612062952(同微信號)
    發(fā)行郵箱:mztjzzs@126.com

    訂閱下載:2024年《中國民族》雜志訂閱單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ririri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