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jasyh"></dd>
  • <tbody id="jasyh"><noscript id="jasyh"></noscript></tbody>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yè) > 史話(huà)共同體
    《尚書(shū)》:中華“政書(shū)之祖、史書(shū)之源”
    發(fā)布日期:2024-02-02

          《尚書(shū)》是中國最早的典籍之一。先秦時(shí)期,并沒(méi)有《尚書(shū)》這個(gè)書(shū)名,人們一般直接稱(chēng)之為《書(shū)》,或者按照時(shí)代將之分為《虞書(shū)》《夏書(shū)》《商書(shū)》《周書(shū)》?!渡袝?shū)》是漢代才有的名稱(chēng),“尚”即“上”,表示這是上古時(shí)代流傳下來(lái)的典籍,后來(lái)又賦予它地位崇高的含義?!渡袝?shū)》為儒家的“六經(jīng)”之一,因此也稱(chēng)《書(shū)經(jīng)》。  


    中國最早的“先王政典”

          《尚書(shū)》的內容基本都與政事相關(guān),包括上古時(shí)期各個(gè)歷史階段、各種形式的官方文誥、君王命令、戰前誓詞以及君臣間的談話(huà)等,各篇章被冠以典、謨、訓、誥、誓、命等不同的名稱(chēng)。

          作為中國最早的一部“先王政典”,《尚書(shū)》對于中國古代政治和思想都有極其深刻的影響。如“天命”“五行”“九州”“德”“勤”“五刑”等中華文明基礎性的思想觀(guān)念,都最早見(jiàn)于《尚書(shū)》。

          《尚書(shū)》是若干篇文獻的匯編。先秦時(shí)期的《書(shū)》有多少篇,并沒(méi)有明確可靠的記載。漢代的《尚書(shū)緯》記載《尚書(shū)》原本有三千二百四十篇,經(jīng)孔子擇選刪改,只剩下一百多篇。這是漢代的方士編造的說(shuō)法,完全不可信?!渡袝?shū)》一定不是孔子作的,孔子或許整理過(guò)《尚書(shū)》,但也不會(huì )是唯一的整理者。在孔子之前,《尚書(shū)》已經(jīng)是周代貴族教育的重要科目;在孔子之后,《尚書(shū)》仍在繼續改訂增益。戰國時(shí)期流傳的《尚書(shū)》大概有百篇左右,另外還有幾十篇性質(zhì)相似的文獻沒(méi)有被收入,后來(lái)被編訂為《逸周書(shū)》。

          秦滅六國后,秦始皇為統一思想,禁止民間傳習《詩(shī)》《書(shū)》、百家語(yǔ)等,還進(jìn)行了大規模焚書(shū),《尚書(shū)》也在其列。秦始皇將那些不允許在民間流傳的典籍都匯聚于咸陽(yáng),只允許少數官學(xué)博士研讀。有一位專(zhuān)門(mén)研究《尚書(shū)》的博士叫伏生,他冒死私藏了一部《尚書(shū)》。秦末戰亂,項羽火燒咸陽(yáng),造成了典籍的重大損失,很多秦朝的博士也在戰亂中殞命,《尚書(shū)》的流傳幾乎斷絕。到漢代天下初定,伏生私藏的《尚書(shū)》也丟失了幾十篇,只剩下二十八篇,分別是:“虞夏書(shū)”(4篇):《堯典》《皋陶謨》《禹貢》《甘誓》;“商書(shū)”(5篇):《湯誓》《盤(pán)庚》《高宗肜日》《西伯戡黎》《微子》;“周書(shū)”(19篇):《牧誓》《洪范》《金縢》《大誥》《康誥》《酒誥》《梓材》《召誥》《洛誥》《多士》《無(wú)逸》《君奭》《多方》《立政》《顧命》《呂刑》《文侯之命》《費誓》《秦誓》。

          伏生把這二十八篇《尚書(shū)》用當時(shí)流行的隸書(shū)寫(xiě)下來(lái),在齊魯之間講授。后來(lái),人們就將伏生用隸書(shū)寫(xiě)定并傳播的《尚書(shū)》叫作“今文《尚書(shū)》”。到漢文帝時(shí)期,朝廷在天下征召研究《尚書(shū)》的學(xué)者,當時(shí)伏生已經(jīng)90多歲,行動(dòng)不便,所以皇帝派大臣晁錯向伏生學(xué)習《尚書(shū)》,這才使得《尚書(shū)》重回官學(xué)系統,并得以再次廣泛流傳。


    古今《尚書(shū)》之流傳

          與“今文《尚書(shū)》”相對的是“古文《尚書(shū)》”。顧名思義,“古文《尚書(shū)》”就是用戰國文字甚至更早的文字書(shū)寫(xiě)的《尚書(shū)》,當時(shí)大多數人已經(jīng)看不懂這些文字,所以將之稱(chēng)為“古文”。這些用“古文”書(shū)寫(xiě)的《尚書(shū)》多是先秦時(shí)期遺留下來(lái)的古抄本,歷經(jīng)秦始皇焚書(shū)和秦末戰亂而僥幸保存,在漢代得以重見(jiàn)天日。

          漢代發(fā)現的古文《尚書(shū)》有好幾批,其中最有名的是“孔壁書(shū)”,也就是在孔子舊宅墻壁夾層中發(fā)現的《尚書(shū)》抄本,其中的16篇不見(jiàn)于“今文《尚書(shū)》”。此外,西漢宮廷秘府中也收藏了用古文書(shū)寫(xiě)的《尚書(shū)》百篇,被稱(chēng)為“中古文本”。漢成帝時(shí)期有個(gè)叫張霸的人偽造了102篇“古文《尚書(shū)》”,想進(jìn)獻給朝廷以求富貴,但這個(gè)伎倆被識破了??上У氖?,西漢秘府所藏的大量珍貴典籍都在王莽之亂中遺失了。漢代民間還曾有一些零星的“古文《尚書(shū)》”篇章被發(fā)現,如西漢時(shí)期在河內郡一座老屋的墻壁內發(fā)現了用古文書(shū)寫(xiě)的《太誓》篇,東漢學(xué)者杜林在西州得到過(guò)一卷用漆書(shū)寫(xiě)的“古文《尚書(shū)》”。

          由于“今文《尚書(shū)》”學(xué)派已經(jīng)形成龐大的利益群體,“古文《尚書(shū)》”除了在王莽時(shí)期被立為官學(xué),在兩漢都被官學(xué)所排斥,只限于民間流傳。漢末魏晉時(shí)期,“今文《尚書(shū)》”學(xué)派走向衰微,“古文《尚書(shū)》”越來(lái)越被推崇。但到了西晉末年永嘉之亂,一切都戛然而止,中國古代文化遭受了一次重大破壞,“眾家之書(shū)并亡”(《經(jīng)典釋文·敘錄》),“古文《尚書(shū)》”也完全散佚了,一篇都沒(méi)有流傳下來(lái)。也就是說(shuō),我們如今能看到的可信的《尚書(shū)》,只有“今文《尚書(shū)》”二十八篇。

          但是,如果看“十三經(jīng)注疏”或者其他很多《尚書(shū)》的版本,會(huì )發(fā)現《尚書(shū)》遠不止二十八篇,而是有五十八篇。那么這些多出來(lái)的篇目是從何而來(lái)的呢?這就牽扯到中國古代歷史上最大的一場(chǎng)學(xué)術(shù)造假事件。

          永嘉之亂后,晉元帝司馬睿在世家大族的支持下建立東晉,南方的局勢逐漸安定。東晉朝廷要重新建立官方學(xué)術(shù)體系,《尚書(shū)》正是不可或缺的一科。當時(shí)的豫章內史梅賾向朝廷進(jìn)獻了“古文《尚書(shū)》”五十八篇,號稱(chēng)就是“孔壁書(shū)”,還附有漢初大儒孔安國的注解(即《尚書(shū)傳》,簡(jiǎn)稱(chēng)《孔傳》)。多出來(lái)的30篇有些是通過(guò)分割“今文《尚書(shū)》”篇目而增加的,如《盤(pán)庚》被分為《盤(pán)庚上》《盤(pán)庚中》《盤(pán)庚下》,《堯典》被分為《堯典》和《舜典》,《皋陶謨》被分為《皋陶謨》和《益稷》,但還有25篇是完全新增的,其內容根本不見(jiàn)于“今文《尚書(shū)》”。

          在此后約1000年的時(shí)間里,學(xué)者并沒(méi)有意識到這些篇章的問(wèn)題,而是將之視作上古流傳下來(lái)的神圣經(jīng)典進(jìn)行研習闡釋。到了宋代,開(kāi)始有學(xué)者對這些篇章產(chǎn)生懷疑,其中影響力最大的就是朱熹。他指出了“古文《尚書(shū)》”和《孔傳》許多值得懷疑的現象,比如“古文《尚書(shū)》”各篇的文字都很易懂,而伏生傳下來(lái)的“今文《尚書(shū)》”多古奧難解,為什么伏生偏偏記得難懂的,卻不記得容易懂的篇章?又比如,號稱(chēng)是漢初大儒孔安國作的《尚書(shū)傳》,為什么到了東晉才出現于世間?為什么《孔傳》的文字風(fēng)格與西漢文章差別如此之大?朱熹由此推測,“古文《尚書(shū)》”和《孔傳》可能都是“假書(shū)”。

          實(shí)際上,宋、元、明、清歷代多有學(xué)者對“古文《尚書(shū)》”和《孔傳》提出質(zhì)疑。至清代初期,經(jīng)學(xué)家閻若璩撰寫(xiě)了《尚書(shū)古文疏證》一書(shū),對“古文《尚書(shū)》”進(jìn)行全面的辨析,提出了百余條其系偽造的證據,讓這個(gè)困擾學(xué)林1000多年的學(xué)術(shù)造假大案最終水落石出。梅賾所獻“古文《尚書(shū)》”雖然參考了古籍中殘留的《尚書(shū)》佚篇文句,但主要內容都是偽作的,《孔傳》當然也是偽造的。所以,如今我們一般將這25篇所謂“古文《尚書(shū)》”稱(chēng)為“偽古文《尚書(shū)》”,不視為《尚書(shū)》的一部分;將《孔傳》稱(chēng)為《偽孔傳》,視為魏晉時(shí)期出現的一種《尚書(shū)》注解,而非漢初的重要典籍。

          但是,如果我們如今想一窺真正的“古文《尚書(shū)》”的樣子,并不是沒(méi)有辦法。清華大學(xué)所藏的戰國竹簡(jiǎn)中有不少體裁風(fēng)格很接近《尚書(shū)》的篇章,如《尹至》《尹誥》《金縢》《說(shuō)命》《封許之命》《厚父》《攝命》等。這些篇章都是用戰國楚文字書(shū)寫(xiě)的,是如今我們能見(jiàn)到的最接近“古文《尚書(shū)》”的文獻。同時(shí),“清華簡(jiǎn)”也徹底坐實(shí)了“偽古文《尚書(shū)》”25篇都是偽造的。譬如,“清華簡(jiǎn)”有《傅說(shuō)之命》三篇,也就是《尚書(shū)》中的《說(shuō)命》三篇,但其內容與現存“偽古文《尚書(shū)》”《說(shuō)命》三篇內容大相徑庭,這是現存所謂“古文《尚書(shū)》”系偽造的鐵證。


    “九州”“五?!敝畞?lái)處

          在《虞夏書(shū)》《商書(shū)》《周書(shū)》中,《虞夏書(shū)》產(chǎn)生的時(shí)代并非最早,《周書(shū)》產(chǎn)生的時(shí)代也不是最晚。恰恰相反,《虞夏書(shū)》的寫(xiě)成時(shí)間是比較晚的,大體可以確定成書(shū)于戰國時(shí)期,但其中保留了不少來(lái)源很早、價(jià)值很高的早期史料。如《堯典》中有“厥民析,鳥(niǎo)獸孳尾”“厥民因,鳥(niǎo)獸希革”“厥民夷,鳥(niǎo)獸毛毨”“厥民隩,鳥(niǎo)獸鷸毛”等,十分古奧難懂。直到上世紀甲骨卜辭被大量發(fā)現,學(xué)者在其中看到關(guān)于“四方風(fēng)”的記載,與《堯典》這段文字多有關(guān)聯(lián),才知道《堯典》的這段文字其實(shí)是商代史料的遺存。

          《商書(shū)》中也并非全是商代文獻,其中《盤(pán)庚》很可能寫(xiě)成于商代,在后來(lái)的流傳中有一定的加工潤色?!稖摹贰陡咦陔廊铡贰段鞑琛贰段⒆印冯m保留了商代的史事與資料,但寫(xiě)定時(shí)間應該是在周代。

          在《周書(shū)》中,公認時(shí)代最早的是“周初八誥”,即《大誥》《康誥》《酒誥》《梓材》《洛誥》《召誥》《多士》《多方》八篇,主要記載了周公為安定天下局勢而實(shí)施的各種政策以及相關(guān)誥命,是真正的西周初年文獻。而記載牧野之戰的《牧誓》和記載周武王與箕子對話(huà)的《洪范》,都有明顯的改寫(xiě)痕跡,應當視為保存了一些周初史料和思想觀(guān)念的春秋文獻。

          《牧誓》與《洪范》雖然時(shí)代略晚,但絲毫不影響其價(jià)值?!逗榉丁肥侵袊枷胧飞蠘O為重要的一篇文獻,蘊含的思想十分豐富。早在先秦時(shí)期,《洪范》已經(jīng)廣為流傳,到漢代以后更是被儒家視作系統闡釋上古賢哲統治思想的神圣文獻而備受尊崇。比如金、木、水、火、土五行思想,君主行為與天象災異密切聯(lián)系的天人感應思想,均源起于《洪范》?!拔逍小迸c“天人感應”都是中國古代政治思想中最基礎的觀(guān)念,大到王朝更迭,小到婚喪嫁娶,無(wú)不受其深刻影響。

          時(shí)至今日,《洪范》中的思想觀(guān)念仍然對中國人具有重要影響。例如,過(guò)年時(shí)中國人常說(shuō)的吉祥話(huà)有“五福臨門(mén)”,家家戶(hù)戶(hù)都會(huì )在門(mén)窗上貼“?!弊?。近年來(lái),每到大年夜,人們都會(huì )拿起手機,一邊看春晚一邊“集五?!?。這“五?!本统鲎浴逗榉丁?,“一曰壽,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終命”,是中國人對幸福生活亙古不變的追求。

          《牧誓》中則記載了牧野之戰時(shí)的一支多族群大軍。周武王討伐商王朝時(shí)所帶領(lǐng)的不僅有周人,還有一支由庸、蜀、羌、髳、微、盧、彭、濮等族群共同組成的聯(lián)軍。有學(xué)者考證,這些族群分散于渭水、漢水一帶,橫跨黃河流域、長(cháng)江流域,涉及如今的甘肅、陜西、湖南、湖北等地。周武王將這片廣袤土地上的各族群聯(lián)合起來(lái),共同對抗商王朝。牧野之戰勝利后,周人也與這些族群和諧相處。上世紀70年代在陜西寶雞發(fā)現的魚(yú)國墓地,就有非常濃厚的蜀文化和羌文化色彩,有學(xué)者懷疑魚(yú)國就是《牧誓》中提到的蜀或羌的后裔。

          自古以來(lái),中華民族生存和活動(dòng)的主要區域被稱(chēng)為“九州”,而“九州”就是從《尚書(shū)》的《禹貢》篇中來(lái)的。據說(shuō),大禹治水成功后將天下劃分為九州,分別規定了九州貢賦。從歷史上看,“九州”當然不能被視為夏禹的發(fā)明創(chuàng )造,而是上古時(shí)期中華民族祖先對中華大地的基本認識。根據實(shí)際的山川形勢,中華先民把他們所認知的“天下”劃分為冀、兗、青、徐、揚、荊、豫、梁、雍九州,每州土地肥沃程度不同、物產(chǎn)各異,所繳納的貢賦也各不相同。九州東到大海、西到流沙,歸屬于同一個(gè)政權,施行同樣的文教,但也根據位置和距離的不同實(shí)行“五服制”進(jìn)行差異化管理?!队碡暋返於酥袊糯y一王朝的基本地理格局,也被視為中國古代地理志的濫觴之作。

          《尚書(shū)》的內容極其豐富,可以說(shuō)是深入了解和認知中華文明的必讀之書(shū)。但《尚書(shū)》也是公認的詰屈聱牙之書(shū),歷來(lái)都以難讀難懂著(zhù)稱(chēng),從古至今研究它的著(zhù)作不勝其數,但仍有許多問(wèn)題依然在爭論之中,也有許多疑難沒(méi)有完備的解釋。普通讀者如果想閱讀《尚書(shū)》、粗略了解其內容,可以擇選一種較為嚴謹且相對簡(jiǎn)明的《尚書(shū)》注本。另外,許多出土文獻可以與《尚書(shū)》對讀,不僅有上文提到的“清華簡(jiǎn)”相關(guān)篇章,還包括許多西周銅器銘文,于省吾先生的《雙劍誃尚書(shū)新證》就是利用金文研究《尚書(shū)》的經(jīng)典之作。

          總之,《尚書(shū)》無(wú)愧為中華民族的“政書(shū)之祖、史書(shū)之源”,從中能充分感受到中華文明的源遠流長(cháng)、博大精深。


    來(lái)源:《中國民族》雜志2023年第10期

    文:劉卓異

    作者為北京師范大學(xué)歷史學(xué)院、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基地講師

    責編:龍慧蕊  流程制作:高寧(見(jiàn)習)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中國民族》雜志由國家民族事務(wù)委員會(huì )主管、民族團結雜志社主辦。
          作為國家民委機關(guān)刊,《中國民族》雜志聚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中華民族的歷史,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用心用情用力講好中華民族故事,大力宣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同世界各國人民攜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美好愿景,一直在涉民族宣傳工作領(lǐng)域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民族》雜志各文版均為大16開(kāi)全彩印刷?!吨袊褡濉冯s志漢文版為月刊,全年共12期,單份全年定價(jià)180元;《中國民族》雜志蒙古文漢文對照版、維吾爾文漢文對照版、哈薩克文漢文對照版、朝鮮文漢文對照版均為雙月刊,全年6期,單份定價(jià)90元。

    雜志社訂閱(銀行匯款):
    戶(hù)名:民族團結雜志社(聯(lián)行號:102100020307)
    賬號:0200 0042 0900 4613 334
    開(kāi)戶(hù)行:工商銀行北京和平里北街支行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北街14號 ??????????

    郵編:100013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8130878∕15612062952(同微信號)
    發(fā)行郵箱:mztjzzs@126.com

    訂閱下載:2024年《中國民族》雜志訂閱單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ririri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