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jasyh"></dd>
  • <tbody id="jasyh"><noscript id="jasyh"></noscript></tbody>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yè) > 詩(shī)畫(huà)共同體
    弦鼓一聲雙袖舉 回雪飄飖轉蓬舞——西域樂(lè )舞東漸之旅掠影
    發(fā)布日期:2023-09-13

          盛夏時(shí)節,瓜果飄香。來(lái)自亞洲、歐洲、非洲的千余名舞者歡聚天山腳下,以舞為媒、以舞會(huì )友,共慶第六屆中國新疆國際民族舞蹈節。

          開(kāi)幕式上,新疆本土的原創(chuàng )舞劇《張騫》,將西域胡旋舞與芭蕾舞、古典舞和現代舞完美融合,演繹了張騫“鑿空之旅”的古老傳奇故事。而這個(gè)國際舞蹈盛會(huì )的成功舉辦,令人不禁遙想起古絲路上那些久遠的舞蹈傳奇。

          “胡旋女,胡旋女。心應弦,手應鼓。弦鼓一聲雙袖舉,回雪飄飖轉蓬舞?!碧拼?shī)人白居易筆下浪漫動(dòng)感的胡旋舞,從西域傳入,風(fēng)靡中原,流傳千年經(jīng)久不衰。

          自古以來(lái),西域各民族素以“能歌善舞”而聞名。公元前138年,隨著(zhù)張騫出使西域,西域樂(lè )舞開(kāi)啟了東漸之旅。作為中國古代舞蹈史上一個(gè)重要的文化現象,西域樂(lè )舞東漸歷時(shí)久、規模大、影響深,為隋唐樂(lè )舞華麗序幕的開(kāi)啟起到了重要作用。尤其是西域與中原的樂(lè )舞交融共生極大地豐富了我國古代樂(lè )舞的種類(lèi),為后世的樂(lè )舞發(fā)展打下了基礎。

    WechatIMG3032.png

    新疆庫車(chē)市蘇巴什佛寺遺址出土的“蘇幕遮”舍利盒盒身展開(kāi)部分的龜茲樂(lè )舞圖(局部)


    溯源與發(fā)端

          在新疆地區發(fā)現的一些巖畫(huà)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我國古代先民們是如何通過(guò)肢體語(yǔ)言來(lái)表達情感的,從中也能夠探知西域原始舞蹈的痕跡。

          這些巖畫(huà)上的樂(lè )舞,多以集體舞的形式表現農耕勞作、祭祀祈禱、狩獵征戰等日常場(chǎng)景,樂(lè )舞形態(tài)也較為生活化,例如彎腰鋤禾狀、騎馬狀、拉弓射箭狀等。其中最典型的是位于昌吉回族自治州呼圖壁縣、距今3000多年前的康家石門(mén)子巖畫(huà)。畫(huà)面內容以群體舞蹈動(dòng)作為主,刻繪了二三百個(gè)大小不等、身姿各異的人物和動(dòng)物形象,展現了古人在祈愿子嗣繁衍等祭祀儀式上舞蹈的情景。

          西域樂(lè )舞的歷史溯源與神話(huà)傳說(shuō)有著(zhù)千絲萬(wàn)縷的聯(lián)系。從藝術(shù)層面來(lái)看,西王母這一神話(huà)人物既是西域樂(lè )舞的肇始者,又是西域樂(lè )舞的傳播者,對西域樂(lè )舞的誕生、發(fā)展有著(zhù)舉足輕重的作用。據史料記載,西周時(shí)期一位叫姬滿(mǎn)的君主,曾駕車(chē)行至“群玉之山”即瑤池并與西王母相見(jiàn),西王母邀請他欣賞了西域樂(lè )舞。而西王母也曾多次攜能歌善舞者到中原。由此可見(jiàn),西域樂(lè )舞既留存于巖畫(huà)上,也存在于絢麗多彩的神話(huà)傳說(shuō)中。

          西域樂(lè )舞與飄逸嫻雅、以輕見(jiàn)長(cháng)的中原樂(lè )舞風(fēng)格不盡相同,它熱情奔放、恣意灑脫的舞姿頗具風(fēng)情。

          西域樂(lè )舞種類(lèi)紛繁。其以迅疾的旋轉、歡快的騰踏為特點(diǎn),漢唐時(shí)期的代表作包括《胡騰舞》《胡旋舞》《太平樂(lè )》《悅般鼓舞》等,最具代表性的則是《潑寒胡戲》和《缽頭》。許多樂(lè )舞都是在此基礎上演變而來(lái)的,對于中原的面具舞蹈以及后來(lái)的戲曲藝術(shù)影響頗深。

          歷史上,中華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中華文明與波斯、古希臘、古羅馬、印度等域外文明交流互鑒,為西域樂(lè )舞的形成發(fā)展提供了深厚滋養。

          復雜的自然地理環(huán)境使西域地區出現了兩種典型的生存方式,聳立其間的天山則是其分界線(xiàn):天山以北形成以逐水草而生的游牧文化,天山以南形成以農耕為主、村落簇居的綠洲農耕文化。隨著(zhù)各民族全面深入持久的交往交流交融,天山南北的綠洲文化圈和游牧文化圈持續不斷地為西域樂(lè )舞注入新鮮血液。


    交流與交融

          無(wú)論是在氣象萬(wàn)千的漢代,還是在戰亂頻仍的魏晉南北朝,亦或是在兼容并蓄的唐代,西域樂(lè )舞東漸的步伐從未停止?;蛘唠S著(zhù)佛教的傳播流傳至中原,或者通過(guò)跋山涉水的朝覲而來(lái),或者跟隨龐大的商隊所至,等等。在此過(guò)程中,使臣、商賈、僧侶和戍卒等都是西域樂(lè )舞東漸的傳播者。

          陜西歷史博物館收藏有出土于西安的唐代彩陶俑“駱駝載樂(lè )俑”。駱駝背上馱著(zhù)一支歌舞樂(lè )隊,其中七人盤(pán)腿相背而圍坐成一個(gè)圈,分別執琵琶、箜篌等西域樂(lè )器演奏,中間還有一位載歌載舞的女子,所有人均著(zhù)中原服飾??脊艑W(xué)家根據這些特點(diǎn),認為其形象應是盛行于開(kāi)元、天寶年間的“胡部新聲”,即有別于純粹胡舞、傳自河西走廊地區的樂(lè )舞。它生動(dòng)展現了絲綢之路上各民族文化交流交融的盛況,對研究唐代歷史、文化等價(jià)值重大。

          北魏時(shí)期,西域《疏勒樂(lè )》《安國樂(lè )》等隨著(zhù)朝貢使者傳入中原。西晉末,一些宮廷樂(lè )人遷徙至河西,將中原《清商樂(lè )》等帶到?jīng)鲋菀粠?,雜以羌胡之聲,深受當地官民喜愛(ài)。前秦苻堅時(shí)期,大將呂光將一部完整的《龜茲樂(lè )》連同20個(gè)樂(lè )工及樂(lè )器從西域帶到?jīng)鲋?。后涼和北涼地方政權將?lái)自中原的《清商樂(lè )》、西域的《龜茲樂(lè )》同當地羌胡樂(lè )相融合,改造成為新樂(lè ),取名《秦漢伎》。北魏太武帝太延五年(公元439年),北魏滅北涼,將這部《秦漢伎》帶到其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改名叫《西涼樂(lè )》,并作為宮廷樂(lè )?!段鳑鰳?lè )》流傳至西魏、北周之際,又改稱(chēng)《國伎》。隋唐時(shí)期,《西涼樂(lè )》又成了宮廷樂(lè )。

          此外,北周武帝宇文邕滅北齊后娶突厥可汗之女阿史那為皇后,《疏勒樂(lè )》《安國樂(lè )》《龜茲樂(lè )》《康國樂(lè )》等多部樂(lè )舞及樂(lè )舞隊皆以嫁妝之名傳入中原。

          古代西域多信奉佛教,久而久之各地流行的樂(lè )舞中也融入了佛教的內容,佛教樂(lè )舞因而成為在中原地區流傳范圍最廣、時(shí)間最久、程度最深的西域樂(lè )舞。例如漢宮收《于闐樂(lè )》為宮廷樂(lè )舞;張騫出使西域帶回佛曲《摩訶兜勒》;前涼樂(lè )伎來(lái)朝獲《天竺樂(lè )》;呂光起兵龜茲獲《龜茲樂(lè )》;后魏平馮氏通西域得《疏勒樂(lè )》《安國樂(lè )》……這些都為中原樂(lè )舞的發(fā)展注入了新血液、增添了新活力。留存至今的石窟壁畫(huà)中,飛天、天宮伎樂(lè )、伎樂(lè )菩薩、金剛、力士等樂(lè )舞形象也是在佛教傳播的背景下發(fā)展而來(lái)。以《伎樂(lè )圖》為例,這些香音神或手持樂(lè )器撥弦奏樂(lè ),或身披飄帶揚臂起舞,尤其是位居中心的舞伎身形呈S狀,做出胯旋身的“反彈琵琶造型”。當代著(zhù)名的《絲路花語(yǔ)》《胡旋女》等舞蹈作品,便源自敦煌壁畫(huà)上的舞蹈場(chǎng)景。

    126.png

    唐代胡人舞俑


    互動(dòng)與共生

          從西域樂(lè )舞東漸的歷程來(lái)看,西域與中原樂(lè )舞文化漸進(jìn)式的交流交融如同一場(chǎng)生動(dòng)深刻的對話(huà)。從初入中原,到與中原樂(lè )舞初步融合,再到實(shí)現“中原化”,這種對話(huà)由淺入深、層層遞進(jìn),逐步在服飾、樂(lè )器、動(dòng)作、形態(tài)以及表演形式等多方面相互影響、彼此融通。

          西域樂(lè )舞于漢代初期傳入中原時(shí),其形態(tài)樣貌的原生性特征比較突出。在有關(guān)史籍及唐詩(shī)中,都有對箜篌、篳篥、琵琶、羯鼓、胡笳等眾多西域樂(lè )器的記載和描述,它們往往出現在此時(shí)的舞蹈曲目中。敦煌莫高窟第112窟壁畫(huà)《觀(guān)無(wú)量壽經(jīng)變之反彈琵琶樂(lè )舞》也很好地佐證了這類(lèi)樂(lè )器的使用。漢代的樂(lè )舞藝人,也多身著(zhù)窄袖羅衫,腰束花紋腰帶配以飄帶,腳蹬皮質(zhì)長(cháng)靴。從動(dòng)作形態(tài)來(lái)看,西域樂(lè )舞多采用“S型”“U型”的彎月?tīng)钌眢w型姿,以急速旋轉、騰踏跳躍、反手叉腰、仰身下腰等動(dòng)作為主體,既展現舞蹈者的肢體柔美,又呈現了健朗、奔放的人物性格。此外,西域樂(lè )舞多以樂(lè )舞結合或樂(lè )舞戲三合一的形式表演,承擔著(zhù)多維敘事表達的功能。

          到了唐代,西域樂(lè )舞與中原樂(lè )舞的交流交融更加深入,并呈現出新樣貌。從服飾上看,原本的短衣緊身胡服中出現了具有中原特征的廣袖、長(cháng)袖,有些還會(huì )在頭飾與舞袖上強化中原色彩。從音樂(lè )上看,雅樂(lè )和燕樂(lè )成為兩大主要體系,燕樂(lè )中吸收大量的西域樂(lè )曲,并加入了箜篌、篳篥、琵琶、羯鼓、胡琴等樂(lè )器,尤以唐玄宗改編《婆羅門(mén)曲》所作的《霓裳羽衣曲》最典型。從動(dòng)作上看,舞者多是上身表現中原樂(lè )舞的舞袖運腰、下身騰踏西域風(fēng),外加袖子由窄到寬、由短到長(cháng),對手臂起到一定延伸作用,動(dòng)作的輕盈度也大有提升。從表演形式上看,中原樂(lè )舞吸收了西域小型樂(lè )舞的展現形式,例如《十部樂(lè )》中便保留有二人到四人起舞的形式。

          時(shí)光流逝、歲月無(wú)痕,至今在中原地區的民俗風(fēng)情、戲曲歌舞中仍然有著(zhù)西域樂(lè )舞的影子。每當元宵佳節之際,河南省沈丘縣的槐店文獅子舞都會(huì )如期上演。2008年,它入選第二批國家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代表作名錄。據考證,槐店文獅子舞與古代西域“五方獅子舞”和“胡人假獅子舞”有著(zhù)密切關(guān)聯(lián)。而河南輝縣太行山區流行的《三把扇》舞蹈,據說(shuō)也有著(zhù)古代西域樂(lè )舞的影子。

     

    來(lái)源:《中國民族》雜志2023年第8期

    文:張婧洋 車(chē)延芬

    作者張婧洋為中央民族大學(xué)舞蹈學(xué)院碩士研究生

    作者車(chē)延芬為中央民族大學(xué)舞蹈學(xué)院副教授

    責編:張昀竹

    流程制作:高寧(見(jiàn)習)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中國民族》雜志由國家民族事務(wù)委員會(huì )主管、民族團結雜志社主辦。
          作為國家民委機關(guān)刊,《中國民族》雜志聚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中華民族的歷史,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用心用情用力講好中華民族故事,大力宣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同世界各國人民攜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美好愿景,一直在涉民族宣傳工作領(lǐng)域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民族》雜志各文版均為大16開(kāi)全彩印刷?!吨袊褡濉冯s志漢文版為月刊,全年共12期,單份全年定價(jià)180元;《中國民族》雜志蒙古文漢文對照版、維吾爾文漢文對照版、哈薩克文漢文對照版、朝鮮文漢文對照版均為雙月刊,全年6期,單份定價(jià)90元。

    雜志社訂閱(銀行匯款):
    戶(hù)名:民族團結雜志社(聯(lián)行號:102100020307)
    賬號:0200 0042 0900 4613 334
    開(kāi)戶(hù)行:工商銀行北京和平里北街支行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北街14號 ??????????

    郵編:100013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8130878∕15612062952(同微信號)
    發(fā)行郵箱:mztjzzs@126.com

    訂閱下載:2024年《中國民族》雜志訂閱單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ririri国产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