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jasyh"></dd>
  • <tbody id="jasyh"><noscript id="jasyh"></noscript></tbody>
    您現在所在位置:首頁(yè) > 詩(shī)畫(huà)共同體
    身體詩(shī)畫(huà) 大美不言——關(guān)于中國舞蹈美學(xué)的訪(fǎng)談
    發(fā)布日期:2023-09-12

    舞樂(lè )圖 _第220窟 _初唐.jpg

    敦煌莫高窟第220 窟 舞樂(lè )圖(初唐)   敦煌研究院供圖

          春末的云南昆明,第八屆中國舞蹈節在此成功舉辦。從大型民族舞劇《阿詩(shī)瑪》到武術(shù)和舞蹈跨界融合的舞蹈劇場(chǎng)《舞術(shù)》,從以博物院為表演場(chǎng)域、以身體書(shū)寫(xiě)歷史與現實(shí)的環(huán)境舞蹈作品到榮獲中國舞蹈“荷花獎”的優(yōu)秀劇目,從特色濃郁的民族舞蹈匯演到針對專(zhuān)業(yè)舞者的舞蹈創(chuàng )作實(shí)踐教學(xué)工作坊……各族舞者云集彩云之南,通過(guò)舞蹈將中華文化之美展現于世人面前。

          舞蹈,在我國有著(zhù)悠久的歷史。距今5000多年的青海省馬家窯文化遺址出土的舞蹈紋彩陶盆,就是先民們攜手而舞場(chǎng)景的最早記錄??梢哉f(shuō),中華民族五千多年的文明之路,每走一步,都留下了舞蹈的足跡。例如,唐代的著(zhù)名舞伎公孫大娘的一段《劍器舞》,曾使書(shū)法家張旭“草書(shū)大進(jìn)”;而裴旻將軍的一次舞劍,亦令畫(huà)家吳道子“平生繪事,得意無(wú)出于此”??梢?jiàn),舞蹈這種由人體美所投射出的宇宙自然的節奏、力量和氣韻,能夠激發(fā)出人們最為深層的藝術(shù)創(chuàng )造力,正如美學(xué)大師宗白華所言,“舞,是中國一切藝術(shù)境界的典型”。舞蹈可以從一幅畫(huà)、一首詩(shī)、一段音樂(lè )、一紙筆墨中,捕捉到屬于自己的節奏、律動(dòng)、情感和意趣。舞蹈用身體呈現驚鴻、游龍之象,秋月、春水之韻,流風(fēng)、回雪之態(tài),電閃、雷鳴之勢,古松、弱柳之姿,大海、溪流之景……輕松展示宇宙天地之大美。

          那么,中國舞蹈之美是怎樣的一種美?它反映了什么樣的美學(xué)理念?又是如何體現中華民族的精神追求和審美歷程的?近日,記者就此采訪(fǎng)了北京舞蹈學(xué)院教授袁禾。

          

          記者:曾經(jīng),北京舞蹈學(xué)院的師生赴拉脫維亞舉辦過(guò)一場(chǎng)中國古典舞專(zhuān)場(chǎng),名為《大美不言》,將充滿(mǎn)中國藝術(shù)神韻之美的舞蹈帶到國際舞臺,贏(yíng)得了當地觀(guān)眾的由衷喜愛(ài)。那么,中國舞蹈是如何體現“大美不言”的?

          袁禾:中國舞蹈《大美不言》的底蘊和表現手法,歸根結底源于“法天地自然”的理念?!胺ㄌ斓刈匀弧笔侵袊恼軐W(xué)精神之一。莊子說(shuō):“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shí)有明法而不議,萬(wàn)物有成理而不說(shuō)?!痹谶@位至圣先賢看來(lái),天地自然包孕了宇宙間所有的事物及其規律,一切真理和全部的美都自在顯現,無(wú)須表白,正如漢代儒學(xué)大家董仲舒所言“天地之化美”,其美即表現為平衡、和諧、周轉、虛靜、自然和圓融。天地自然這種原初的美及其所昭示的“理”就是宇宙之理、宇宙之“道”,是“眾美”昌盛的本源,所謂“淡然無(wú)極而眾美從之”(莊子),人們一但探究出天地之美的根源,也就通曉了萬(wàn)事萬(wàn)物的本質(zhì)。因此,中華民族一直持守著(zhù)“得天地之美,四時(shí)和矣”“取天地之美,以養其身”(董仲舒)的理念。故中國舞蹈之“美”也就順理成章地始終追尋著(zhù)傳統文化所講求的“大美”?!按竺馈辈粌H美在景觀(guān),更美在運化,美在“健行”,美在宇宙的生生不息,美在人類(lèi)生命力的呈現。所以天地之“大美”無(wú)須言說(shuō)炫耀,而是以其“無(wú)言”開(kāi)啟人的靈性,打動(dòng)人們用心靈去感受、默會(huì )這種永恒之美。凡此,不僅是華夏“天人合一”的思想基礎,也是古代樂(lè )舞追求“象天”“象地”的哲學(xué)依據。所以,“大美”不是人們憑借“音”“形”聽(tīng)到、看到的,而是在心靈的碰撞、交融中體悟到的,這正符合舞蹈的特點(diǎn)。因為身體是一個(gè)“不言”的本體,舞蹈以“不言”作為“天地有大美而不言”的呼應,它不是用語(yǔ)言文字來(lái)解讀世界,而是用實(shí)實(shí)在在的人的肢體、人的真實(shí)生命來(lái)體驗世界、感悟世界、呈現世界,接通宇宙的生命精神。

          舞蹈的“不言”是身體的哲學(xué),它契合了中國哲學(xué)中的不言之美,于其“不言”中舞出“至言”,舞出“大美”。中國舞蹈的這種美學(xué)追求,承載著(zhù)宇宙的生命內涵,驗證了中華文化的“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例如大型舞蹈詩(shī)《粉·墨》就是充分體現“大美不言”的一個(gè)具體范例。

          這個(gè)作品集中表現了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書(shū)韻、畫(huà)意、舞情、詩(shī)境,試圖在詩(shī)、畫(huà)、樂(lè )、舞的相互關(guān)聯(lián)中,追溯到動(dòng)作本身的歷史軌跡,完成一次中國古典藝術(shù)精神的尋根之旅(參見(jiàn)《粉墨》節目單)。它沒(méi)有講任何故事,完全依靠人體動(dòng)作和自身的形式結構,將中國美學(xué)中的形、神、意、情、韻渲染得淋漓盡致,力求展示自然、宇宙的大美和蕩氣回腸的生命激情。


          記者:《毛詩(shī)序》有言:“情動(dòng)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笨梢?jiàn),舞蹈是表達人類(lèi)思想情感最為有力的藝術(shù)樣式之一。那么,中國舞蹈是如何表達情感、展現意象之美的?

          袁禾:中國舞蹈是通過(guò)“象”與“意”的圓融合一來(lái)表達情感、營(yíng)造舞蹈審美意象的。

          最初,“象”與“意”是中國古典哲學(xué)中的術(shù)語(yǔ)和范疇,早在《周易》中就有“立象以盡意”的思想。由于《周易》所言的“象”“意”十分契合藝術(shù)原理和創(chuàng )作規律,因此逐漸從哲學(xué)范疇轉為美學(xué)范疇,并對中國美學(xué)基本概念體系的確立,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象”指外觀(guān)、狀貌、視覺(jué)形式,“意”指觀(guān)念、意識、思想、情志?!跋蟆薄耙狻倍际侵袊缹W(xué)的核心內容,也是中國舞蹈美學(xué)的一對重要范疇。舞蹈,就是憑借形體動(dòng)作來(lái)立“象”的,其人物個(gè)性、情感意志、風(fēng)格特色、意義內涵都是通過(guò)“象”予以實(shí)現,亦即“立象以盡意”。

          前面曾提到“法天地自然”,“法”即效法,意思是將天地自然、宇宙乾坤作為人類(lèi)一切創(chuàng )造的范式和標準,所謂“仰則觀(guān)象于天,俯則觀(guān)法于地”,“近取諸身,遠取諸物”(《周易·系辭下》)。就舞蹈而言,其本身就是建立在人體這個(gè)自然生物之上,最符合宇宙的結構性質(zhì)——漢代重要典籍《淮南子》認為:人體與天體數理相應、脈理相同,人體小宇宙與天地大宇宙異質(zhì)同構。因此,我國古代最早的樂(lè )舞論著(zhù)《樂(lè )記》在談及樂(lè )舞表演時(shí)就指出:“清明象天,廣大象地,終始象四時(shí),周還象風(fēng)雨”,明確了舞蹈的意象性質(zhì)和功能。故以人體為物質(zhì)媒介的舞蹈,實(shí)可謂是以自然應和自然的藝術(shù)形式,最能體現“法天地自然”的中國哲學(xué)精神。正因為如此,“象天”“象地”,自古就成為中國舞蹈構圖的一種指導思想,這無(wú)疑標示著(zhù)古代樂(lè )舞對宇宙的膜拜,演釋著(zhù)華夏“天人合一”的哲學(xué)觀(guān)。所以,古人對于詩(shī)、樂(lè )、舞不同形式抒發(fā)情感的層級排序,就有了“絲不如竹,竹不如肉”“言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的定論,充分說(shuō)明了舞蹈在表現人的內在心志方面具有得天獨厚的優(yōu)勢。

          舞蹈的“象”指作品的外在形態(tài),包括動(dòng)作、造型、技巧、風(fēng)格、服裝、道具、構圖這一系列能直接給人提供視覺(jué)感知的因素;舞蹈的“意”指“意蘊”,是作品要表達的中心思想。舞蹈正是通過(guò)最為直觀(guān)、直接,最具情感力量的人體動(dòng)作之“象”來(lái)傳遞作品之“意”,展示其意象之美。比如群舞《中國媽媽》就是這樣一個(gè)優(yōu)秀之作。

          這個(gè)作品集中表現了中國母親的大愛(ài)。當時(shí),日本軍國主義的野蠻入侵給中國人民造成空前巨大的災難,在這樣的背景下,中國母親卻收留、養育了一個(gè)在戰爭中與家人失散的日本小孤女?!吨袊鴭寢尅钒焉羁痰闹黝}和崇高的人文精神、博愛(ài)的大國情懷,通過(guò)短短幾分鐘的舞蹈平實(shí)地展現出來(lái),堪稱(chēng)“立象盡意”的典范。


          記者:從以“身韻”為特征的古典舞到敦煌舞、漢唐舞和昆舞的漸次出現,中國舞蹈豐富多元,始終充滿(mǎn)生命活力。在其發(fā)展過(guò)程中,這種“多元一體”“中和”之美都有哪些具體體現?或者說(shuō)有沒(méi)有什么共同的特征?

          袁禾:中國舞蹈作為古老而優(yōu)秀的藝術(shù),匯集了豐富多彩的民族風(fēng)格、濃郁多元的地域特色和悠久燦爛的歷史文化,映射著(zhù)中國人的哲學(xué)觀(guān)念、審美情趣和社會(huì )生活。從整體而言,無(wú)論是敦煌舞、漢唐舞、昆舞或者最早的“身韻”古典舞以及各民族民間舞,盡管各美其美,但都統一在中國傳統舞蹈的美學(xué)體系內,具備共同的基本特征,這就是其運動(dòng)形態(tài)上轉似回波的“圓”和行云流水“線(xiàn)”。

          “圓”是中國舞蹈的一種審美范式,貫穿于中國舞蹈形體運動(dòng)的始終,成為其核心的律動(dòng)形態(tài)。所以,從形態(tài)的角度講,中國舞蹈屬于典型的“劃圓藝術(shù)”。需要強調的是,“圓”負載著(zhù)中國文化的深沉內涵,是傳統宇宙意識和哲學(xué)觀(guān)的物態(tài)化,體現著(zhù)中國文化強調圓融、圓通、圓渾、圓轉、圓潤、圓柔、圓滿(mǎn)、圓美的特點(diǎn),反映著(zhù)中國人對于和諧之美的認定與向往。正因為如此,中國舞蹈的“圓”才顯示出了它特殊的意蘊,成為中華民族文化基因的根性體現。所以,不僅僅是中國古典舞,凡是中國的傳統舞蹈,包括民間舞和戲曲舞蹈,都展示著(zhù)“體如游龍”、“轉似回波”的“圓”形態(tài),比如山東秧歌、東北秧歌、云南花燈等等,也都有動(dòng)作、動(dòng)律上的8字繞圓;蒙古族舞蹈所講求的繞、擺、圓,也同樣反映著(zhù)“劃圓”規律。中國舞蹈中“圓”無(wú)處不在,即便動(dòng)作外觀(guān)上不出現“圓”,表演意念中也不曾離開(kāi)“圓”。換言之,形雖無(wú)“圓”,意皆有“圓”,心在“圓”中,“圓”在意中。

          事實(shí)上,中國舞蹈“轉似回波”的特點(diǎn),早在古人的詩(shī)歌中就已經(jīng)有了定論,被描寫(xiě)為:“身輕委回雪”“舞袖卷輕紗”;“宛若龍轉乍低昂”“羅襪徐轉紅袖揚”。諸如此類(lèi)的“圓”形態(tài),實(shí)際上是中國舞蹈的一種標志性存在。與此同時(shí),其“轉似回波”的形態(tài)又帶來(lái)一種“云行”之狀,突出地展示著(zhù)人體在時(shí)空中的流連綿延,形成了強烈的“線(xiàn)條”意象。

          與西方芭蕾相異趣,中國舞蹈強調的主要不是展示定型舞姿和動(dòng)態(tài)造型,而是注重人體運動(dòng)的過(guò)程,也就是舞蹈在空間中的流動(dòng)本身——線(xiàn)的運動(dòng)、線(xiàn)的韻律。

          中國人對宇宙運動(dòng)乃“周而復始”的認知,導致了人們習慣于在過(guò)程中觀(guān)察事物并關(guān)注事物在過(guò)程中的表現。就舞蹈而言,中國的舞姿造型更多的是作為流動(dòng)過(guò)程中的環(huán)節,比如前一過(guò)程的結束、后一過(guò)程的發(fā)端而加以利用的。所以,造型之于中國舞蹈,是流動(dòng)中的停頓、“線(xiàn)”中的“點(diǎn)”,是運動(dòng)中的靜,是以靜顯動(dòng)的一種方式,就像音樂(lè )的休止符那樣,是“無(wú)聲勝有聲”的表現手段。

          中國舞蹈之講求“行云流水”,蘊含并且演繹著(zhù)中國美學(xué)所崇尚的內容,那就是:

          悠然自得——顯現出一份適意而樂(lè )的滿(mǎn)足;自由無(wú)羈——品味擺脫束縛的愜意;靈動(dòng)游走——在飄逸瀟灑中重溫活潑; 生命自在——陶醉于云游宇宙的從容;性靈騰躍——盡情享受神暢情怡的歡愉……

          此外,“流”還體現著(zhù)“水”的特性——“逝”“柔”“暢”“適”,體現著(zhù)老子“上善若水”的哲學(xué)理念。

          同時(shí),舞蹈之“線(xiàn)”又在“流”的過(guò)程中展示“有意味的形式”。比如女子群舞《溪·河·?!肪褪且孕性屏魉愕摹皥A場(chǎng)”,把傳統藝術(shù)追求的線(xiàn)性美送到觀(guān)眾眼前:

          一位身著(zhù)白紗薄裙的少女,從裊裊環(huán)繞的霧靄中出現,接著(zhù),兩個(gè)、三個(gè)、四個(gè) …… 以至連綿不斷,就像薄霧籠罩的山巒間,從巖縫中滴出的水珠,點(diǎn)點(diǎn)滴滴,匯聚成“小溪”?!靶∠便殂?,蜿蜒而去,輕輕流淌……一個(gè)折回,又一個(gè)折回。山路彎彎,溪流彎彎,彎彎曲曲,流入江河?!敖印碧咸?,奔騰直瀉,一個(gè)旋渦,又一個(gè)漩渦。水流湍急,匆匆向前。最后,百川匯歸“大?!?,洶涌的波濤此起彼伏,翻卷而至,巍為壯觀(guān)……

          這個(gè)作品,讓人們領(lǐng)略到了溪流的優(yōu)雅、江河的暢達和大海的壯闊,領(lǐng)略到了由人體的流動(dòng)形成的溪、河、海的幻象美。而其幻象的優(yōu)雅、暢達和壯闊,正是在“流”的過(guò)程中憑借變化豐富的“線(xiàn)”之意象營(yíng)造而成。尤其是那貫穿始終、簡(jiǎn)單優(yōu)美的主題動(dòng)作——“圓場(chǎng)”,不僅強化了“線(xiàn)”的運動(dòng)、“流”的形態(tài),還讓人們感受到了溪、河、海不同的精神品質(zhì),感受到了秦朝著(zhù)名政治家李斯所謂“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孔子所謂“知者樂(lè )水,仁者樂(lè )山”等中國古典哲學(xué)的意蘊。

          中國舞蹈在形體動(dòng)態(tài)和空間構圖上所具有的線(xiàn)性特征,又使自身充滿(mǎn)了生命的氣息和生機,呈現出生命的感性狀態(tài)及其節奏和韻律。正因為這樣,中國舞蹈不論是古代“體如游龍,袖如素霓”的《盤(pán)鼓舞》,還是“縹緲兮翔鳳,婉轉兮游龍”的《屈柘枝》;不論是“虹暈輕巾掣流電”的《胡旋舞》,還是“矯如群帝驂龍翔”的《劍器》;不論是今日舞臺上的《飛天》,還是廣場(chǎng)上民間的紅綢舞,無(wú)一不呈現為游龍、旋回的態(tài)勢,帶來(lái)了像彩云追月、行云流水那樣特殊的形式意味,成為中國舞蹈具有代表性的審美范式。

          此外,中國的舞蹈藝術(shù)與書(shū)法、繪畫(huà)藝術(shù)也有內在的共通性,三者在形態(tài)、節奏、線(xiàn)條、意象方面的相通達到了驚人的程度。舞蹈一以貫之地追求“氣韻生動(dòng)”“書(shū)勢畫(huà)影”,成為名副其實(shí)的人體的書(shū)法、流動(dòng)的繪畫(huà)、視覺(jué)的音樂(lè )、無(wú)言的詩(shī)歌和我們每一個(gè)人的精神伴侶。


          記者:感謝您帶領(lǐng)我們領(lǐng)略中國舞蹈之美,感受中華文化源遠流長(cháng)! 


    來(lái)源:《中國民族》雜志2023年第8期

    受訪(fǎng)者:北京舞蹈學(xué)院教授 袁禾 

    采訪(fǎng)者:本刊記者 張昀竹 王孺杰

    責編:張紅彬   流程制作:高寧(見(jiàn)習)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中國民族》雜志由國家民族事務(wù)委員會(huì )主管、民族團結雜志社主辦。
          作為國家民委機關(guān)刊,《中國民族》雜志聚焦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中華民族的歷史,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共同體理論,用心用情用力講好中華民族故事,大力宣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大力宣傳新時(shí)代黨的民族工作取得的歷史性成就,大力宣傳中華民族同世界各國人民攜手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美好愿景,一直在涉民族宣傳工作領(lǐng)域發(fā)揮著(zhù)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中國民族》雜志各文版均為大16開(kāi)全彩印刷?!吨袊褡濉冯s志漢文版為月刊,全年共12期,單份全年定價(jià)180元;《中國民族》雜志蒙古文漢文對照版、維吾爾文漢文對照版、哈薩克文漢文對照版、朝鮮文漢文對照版均為雙月刊,全年6期,單份定價(jià)90元。

    雜志社訂閱(銀行匯款):
    戶(hù)名:民族團結雜志社(聯(lián)行號:102100020307)
    賬號:0200 0042 0900 4613 334
    開(kāi)戶(hù)行:工商銀行北京和平里北街支行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和平里北街14號 ??????????

    郵編:100013
    聯(lián)系電話(huà):010-58130878∕15612062952(同微信號)
    發(fā)行郵箱:mztjzzs@126.com

    訂閱下載:2024年《中國民族》雜志訂閱單

    歡迎訂閱《中國民族》雜志
    ririri国产Av